未来的希望

2017年在广州火车站搭高铁到湖南的路上,前面排队的是一位美国人。

在交谈之中,他一开口就批评中国的空气污染。我就跟他讲过去很多地方的雾霾现在都已经可以看到蓝天白云了,所以污染的问题已经有很大的改善了; 比方说沙漠地区植树计划可以有效的抑制沙漠的扩充,对雾霾的改善也会有影响,这个不光是改善中国的问题,更是改善全世界的问题。而最些努力在中国还是处在持续进行中。

一看第一个问题被我四两拨千金给拨掉了, 他接着就说中国应该是属于已经开发的国家之中的行列, 而不是开发中的国家,因为上海北京广州非常先进,经济繁荣了。我感谢他对我们一线城市的肯定,但是我也同时指出在中国扶贫计划改善均富依然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国家社会改善课题,而且是在过去三四十年就一直在持续进行的一件工程。 我们中国GDP持续在成长,大家也希望我们中国很快的能够成为先进繁荣进步的国家。中国人正在持续努力进行之中。

接着, 我就问他,你们美国现在的失业人口以及无家可归的人口情况有改善吗?他噤声不敢回答。

我接着问他要去哪里?我说当你去三线城市或者更是乡下的时候,麻烦你用心观察与了解中国各省份在扶贫里面的努力。我们欢迎建设性依照现实状况所提出来的建议。但是戴着有色眼镜,只怕会看不到中国持续性发展中的进步以及在改善的缺失,就连自己本身的缺点也看不到。那么还奢谈什么未来合作共荣呢?

那老头一看跟我谈话,他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嘴巴就给我闭上了。

如果那个面谈是发生在今天碰到那位先生的话,我还会再追加一些可能令他难堪的问题, 比如说,种族歧视、仇恨文化、族群霸凌、枪支泛滥、社会不安、美国今天在世界上发生的诚信不被信任等问题。 不知他是否依然会向2017年那一般的傲慢。

没错,中国依然有许多地方不够完善,社会向钱看齐的道德沦丧风气依然存在。但是要提升一个社会风气,改善国家文化水平, 这个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的事,而是必须有长期坚持,持续发展计划的延续。

在1989年之前,我是站在反共与资本主义这一方。但是在1989年6月之后,尤其是1991年,住在比利时之后,我能更清楚的客观了解资本主义 vs 社会主义 vs 社会资本主义之间的同与异。1995年在上海参加国际管理高峰会议的时候,我就很清楚的开始站在中国执行社会资本主义这一方。

过去已经发生的历史,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把时间倒回来重做。个人的喜好比绝大多数人的富康未来是不足比较。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努力对未来的影响,以及是否有决心毅力坚持可持续性发展,朝正确的方向继续进行改善。在这方面,在中国过去30年里面的发展,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而在同样的时间回头看我出生的台湾,我的心情从原来的关心、担心、伤心到今天的无感。台湾的未来希望在哪里?只靠台积电这座神山就可以了吗?

台湾是一个岛,我们需要把貨、把人走出去,这是实际现实。从李登辉有系统废除伦理道德,民法的课程教育 ,到蔡英文有心的的篡改中国台湾的历史,台湾的基础与远程建设发展可以说是已经停顿30年。难道台湾人没有听说过“人生如水流,不进则退”这个基本道理吗?否定自己是中国人就能够让人看得起吗?在华人面前大声的说,你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但是面对不认识你的外国人面前他們对你的第1个印象依旧是 you are Chinese, 所以又何苦否定自己呢?

父亲是湖南人,母亲是山东人,1949年随着蒋介石到台湾,而我是1955年在台湾出生降落的。在我的生长以及后来开始工作我们为台湾的付出建设让我在1991年没到比利时之前我为台湾感觉到骄傲。 从李登辉执政以来台湾持续的不进则退,到今天只为了一个政治意识,执意搞仇中反华,这种丑陋心态以及行为,会对台湾的未来有帮助吗? 反观台湾本岛社会经济、民主自由在过去30年里没有因为时代以及科技的进步而变得开放大气,反而变成更黑暗的井底蛙时,我岂能隐忍不虚叹呢?我们台湾的经济成长与未来预估值真的有成长吗?大学生毕业出来的起薪就是一个最现实的比对指标吧。

我在1995年到2005年之间, 有机会到大陆去教管理培训课程。我只能说在教学过程中清楚感受在大陆的中国年纪轻人,学生或是管理人员,的学习动力与积极性,给我很大的激励。 一个国家未来的富强与否,我们可以从国民人数( demographic )、教育水平提升的发展政策以及学习激励性清楚的预估未来发展潜力幅宽与深度。在中国大陆这部分的发展潜能、能量与市场今天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台湾。 这将是台湾人不愿意面对也终将被迫面对的现实。

萧美兰

2021.04.26 于安特卫普, 比利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