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110年纪念缅怀与感想

十月是被称为“光辉十月”,光辉的原因不光是庆祝双十国庆。在过去在台湾10月25日是我们庆祝台湾脱离日本统治的光复节。但是在这些年台湾民进党与台独份子有心篡改历史,今天在台湾还有多少人记得或是缅怀为建设台湾付出生命的先辈血汗呢?

我父亲是军人,原籍湖南,母亲是山东人, 1949年随蒋介石部队后退到台湾。所以可以说我父母那一代是为了台湾基础建设与捍卫台湾安全付出青春与生命的世代。我是1955年出生于台中,被称为四年级生。不管是四﹑五或六年级生,原则上我们是,当时面对无法向“钱”看齐的困境,只能一心一意的向“前”看齐,努力拼搏让台湾成功脱离日寇统治后的一穷二白,一无所有,能够挤进亚洲四小龙的世代。回顾过去三十年两岸的发展差异,再看看今天台湾因盲目而停滞于井底只能用“不堪回首,不胜嘘唏”来形容内心无言的伤痛。

我是在中华民国宪法与青天白日满地红成长的一代,自有记忆以来信奉的就是一个中国、 所以我今天敢大声的说我支持统一。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三十年成功地在经济﹑社会﹑教育与法制改革方面快速缩短两岸的差距,当然以经济为主导的和平统一是上上策,但是在面对美日不断的挑衅与民进党蔡英文主导的隐性台独的谎言下,所以不能不防,更不容纵容,武统的棒子必须适时﹑适宜地高高举起。

我对五星红旗的诠释很直接,对我来说那中国红代表的是自辛亥革命到今天期待国家大一统,捍卫国家民族尊严所付出的无数生命与鲜血。在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加快各项发展与成长让我们海外游子的背能挺得更直,国家护民的措施让我们更觉安全,因为心中有家真好。

5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2758号决议下接下代表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在过去50年中国人民始终秉持自强不息的精神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为世界和平发展努力。在过去三十年乐见国内各项发展快速,人民生活水平提升,扶贫计划的落实,打赢了脱贫攻坚战,逐步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为全球华人迎来了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这些年中国共产党以实际的行动与成绩证明,符合中国传统文情的[全框架的以民为主的民主The whole processed democracy]的社会主义革命路线是正确的。而改善还在进行中。

今天西方依然无法摆脱民族优越感,为了保护他们脆弱的面子,可预见他们会继续在法西斯霸权思想下持续抹黑与霸凌中国,痴心妄想地希望能重复晚清外强强加在中国的民族耻辱,但是今天的中国早就不是晚清或是30/40年代的中国了。他们越抹黑﹑越霸凌,就会越激发我们自立自强,自力更生的本能。这是他们不懂的中国。

世界文化各有千秋,不须攀比;世界四大古文明唯有中华文明不光是依然屹立,更是快速发展前进中,所以今天我们在海外可以有底气的拒绝做二等人。我们海外侨民曾经因为支持推翻帝制而荣获“革命之母”的美誉,今天我们岂能放纵自己,把头藏在沙里,视而不见,能为而不为呢?

我知道在华人社交媒体圈中有人批评萧美兰喜欢谈政治讲道理,批评我听到了,诚如一位国际友人日前跟我分享的一句明智道理: You can never please everyone.. They’ll always find fault (你不能永远满足所有人,他们永远会发现错)。 所以放心,我会继续[据以理﹑依以德],说我该说的,做我该做的,尽我能力所及的继续努力。

在缅怀辛亥革命110年的今天,请容我借用孙中山先生生前说的一句话 [同志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必须继续努力]作为自勉。

©萧美兰,安特卫普,比利时,2021-10-30


 [MLH1]

在〈辛亥革命110年纪念缅怀与感想〉中有 2 則留言

  1. 中国与国外自古有多少爱国的诗人﹑音乐家或是艺术家因为他们对国家对民族对人道的入世热爱而创造出更多美好的作品?自我标榜文学或是艺术成就者避谈政治就会如仙人般的比一般人更有仙气? 我尊重若有人给的答案是 YES, 而单纯的我依然选择做两脚扎实站在地上行走的普通人。

  2. There are many patriotic poets, musicians or artists in China or abroad who were able to create extraordinary and beautiful works because of their love for the country, the ethnic culture, and the humanity.

    Will self-proclaimed literary or artistic accomplishers avoid talking about politics will be more fairy-like than ordinary people like immortals? I respect if someone answered “Yes”, as to myself I still choose to be an ordinary person who walks with two feet firmly on the solid ground with a clear consciousnes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