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跌倒中学习站起来的重要性

今天在微信群里看到国内
SRP海外华人女性保护项目丨讲座预告-美国反家暴法简介&家暴案件实务。北京大学法律职业女性协会(SWL)邀请到了Leigha Crout教授为我们举办以“家暴法”为主题的讲座。Leigha Crout教授将简要介绍美国家暴法并分享她在处理家暴案件中的实务经验。这个议题非常有意义,也非常的重要。虽然与国内有时差,但是我会想办法参加3月3号的反家暴法线上讨论。

我个人在比利时经过家暴 (由精神,到肢体,到后来家庭破碎; 然后由破碎中重新站起来),在没有亲戚朋友协助的状况之下,我走出来了,我站起来了: 我重生了。

在过去当我在网络上跟大家分享自己经验的时候,有来自国内的华人朋友说,我不应该活在过去。那位对我不是很了解的陌生人其实不了解这么多年过去我心早已经不痛了,因为早就放下了。至于她对我文章为什么反应会那么激烈,是不是因为他她内心在质疑但却不敢面对内心纠结,那就不得而知了。

放下并不代表应该否定已经发生的过去。相反的,就是因为已经能够放下,所以能够不带任何感情的来看整个事件的前因跟后果以及分析过程。

每有机会我都会很乐意跟大家分享个人亲身经历的实务经验以及重新站起来的路程;或许可以给一些心在纠结或经历家暴的朋友们做参考。跟大家分享实务经验的时候,也是在不断的提醒自己。因为在重建的过程中不断提醒自己,把心放更开一点,把自己更牢牢实实的呵护在心里,是一个很重要自己必须处理的挑战。

欧洲的法律系统是跟中国一样是采取大陆法;都有悠久的历史,以及社会的架构是属于社会资本架构,而美国的那套做法是否适合在中国使用,我有兴趣能有更多的了解。

尤其值得探讨与了解的是为什么过去超过半世纪以来女权逐渐受到重视的时候在非常讲究人权的美国,家暴、种族与文化霸凌甚至枪杀的案件只有增加而没有减少。 这个议题不是政治议题,必须诚实的面对与找到问题的症结。家暴这个问题牵涉到的是社会平和以及家庭关系;在讲究中华传统道德文化的架构上,我们需要找到适合中国社会的方法。而去除媚外心结是有必要。

今天家暴这个问题是世界社会问题,今天有许多不光是女性的会受到家暴,我个人也曾认识受到家暴的男性,开导他解决婚姻关系与家庭的纠纷。所以我认为,当讨论家暴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去除性别先入为主的性别歧视。

©萧美兰, 2021.03.01 于安特卫普/比利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