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标识与传统匠心保证品质

这次在布拉格茶节中碰到一些以前与一直到现在也喜欢喝台湾乌龙茶的茶友。在简短的几日接触之中,我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在过去台湾用茶在中欧推广软实力的做法很有效,或许因为捷克90年初的时候脱离苏联,所以在所谓反共的意识下所以台湾可以用茶的软实力的推广表达比中国大陆的茶好。

在布拉格从事茶叶进口进二十年的金先生说在过去二十年他很少看到其他的华人,这一年的活动他很高兴看到几位中国脸孔。昨天金先生给了我几克广西的“东方美人”乌龙茶,二话不说立刻跟参加活动的茶友们分享,把东方美人乌龙茶的故事讲好,而品茶的茶友们也被茶的品质说服了。而他们在布拉格可以就近的跟金先生去购买。以行动展示以茶会友,以茶致和的决心。

很高兴能获得金生金先生称赞我的语言流利以及演讲自然表达应对的能力。更意外的是获得一位我不认识的捷克陶艺家,她听到许多对我的赞美,特地拿了一个她做的茶杯送给我。那一份突来的热情与肯定是一种无价的“得”。当然我立刻拿自己也非常喜欢的一款金芽红茶做为回礼。

政府与政府间谈判桌上的硬实力是来自国家富强。而文化软实力可以让国家民族的形象容易进入人民的心中。茶艺(tea ceremony)的重点不在艺的花样而是在茶的本质与品质。

在与布拉格努力20年的金先生的交谈中,我们共同的念想都是希望借由茶文化宣扬推广努力可以导演茶进入他们的日常生活文化。我们在利用茶来展现我们中华文化软实力时不是也在直接与间接的为国家的整体形象在努力吗? 而我们的投资与努力,是否也能够获得政府的认同以及国内茶区的支持以及配合呢?说实在,这是我们在努力推广时在心中或多或少会有时跳出的隐痛。

我这一次在布拉格遇到的中欧茶友们,他们对好茶的选择以及喜好,比西欧地区的茶友来的高。这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也非常高兴的了解。

这几天的接触,我原则上可以把中欧地区茶客对茶口感上面的喜好归类如下:

  1. 绿茶: 甘微涩可接受弱苦,重要的是茶叶的特殊香味要入水。
  1. 白茶:柔滑甘甜。
  2. 黄茶:这次没有看到有人泡黄茶,所以我想他们的喜好原则应该是跟绿茶差不多吧。
  3. 乌龙:甘甜滑顺,微微扩展的干涩,回甘的韵。许多人还没有喝过碳培乌龙,所以这一次他们对我带去的生态,传统碳焙的梅占乌龙感觉非常的惊讶。
  4. 红茶:甘田滑顺,在浓郁中可微涩而不苦
  5. 黑茶: 在活动中有人专门泡六堡,他们对六堡好像有相当程度的喜欢。对湖南以及湖北黑茶的了解还不够。不过他们泡的很浓。
  6. 熟普:滑顺,甜,油亮,浓郁。
  7. 生普:不能苦。这一次带了一片2005年冰岛生普,周六下大雨的时候泡,木香很重,味道也泡不好。周日不放弃,再一次重新再来跑,这一次反而用量比周六来的多,改变泡法,结果泡出了他们喜欢的甘甜味。

在这几天有一些过去去过或是住过台湾的捷克茶客表达了他们对台湾茶是否混合越南进口茶问题的关切。确实,在许多年前在安特的华人超市我就买到用越南查假冒台湾高山乌龙出售的亲生经历,近些年又见被抓包的报道。 台湾商人用茶的软实力为台湾在中欧建立的好名声,很可能就会因为这类不肖商业作为而毁。真的是可谓建设不易,破坏只在一念间。

我问他们以前他们喜欢喝什么茶? 有几位说以前刚开始的时候比较流行的是台湾翠玉配上了什么花花果果的乌龙茶。我一听愣了。后来他们又讲逐渐的他们开始喜欢纯料的好茶。那时我眉开眼笑的开心欢喜了。

在交流中,由无言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们下意识中对地理标识与茶叶安全与品质相互关联有很大的期望。

台湾茶是有特色,但是在中欧更有多茶人喜欢口感浓郁香甜的熟普与红茶。甚至对日本的生茶或玉露等绿茶,他们都是朝着甘甜口感上找茶。

任何产品建立一个好的市场接受力都需要长时间的导引与推广,金钱时间人力的投入都是不易,而破坏可能只在瞬那间。

在布拉格茶节活动期间有人问我,我最喜欢的茶是哪一种茶,我简单的回答,我最喜欢的茶是自然生态。自知个人力量有限但是我会持续坚守对地理标识与传统匠心工艺的基本,因为那是我为茶努力的初始动机,那是我为自己与茶许下的初心。

copyrighted 萧美兰,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安特卫普,比利时, 2022-08-2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