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如何面对全球化饮水缺乏的问题

当欧洲各国饱受热浪侵袭,八月十日一篇文章有关法国与荷兰相继出现饮水缺乏的报道让我在泡茶的时候不禁思考如何面对这个不可忽视的全球极端气候的问题。比利时在三伏期间真的是被热浪打翻。疫情过后战争未停,又面对了世界气端极端的变化,水源的缺乏,所以我们在推广茶的时候,或许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应用未来气候变化做及早的修正呢?

比方说,如果你选择的是生态野生茶,那么第1泡润出的茶水,还是可以喝呀,而不需要丢掉啊。摩洛哥的传统薄荷茶用的是中国百分之百外销的春眉绿茶,在没投入薄荷叶之前他们的步骤类似我们“洗茶”的步骤,先将春眉用热水泡一分钟,分离茶汤后,先放一边,之后再喝。他们把那一杯称为“茶魂”。 摩洛哥的传统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呢?

自然生态环境的平和,需要天地人的平和。这个礼拜四在教导引气功的时候,我就跟一群外国人说。人类的贪婪以及,侥幸心造就了世界生态的灾难,世界气候极端变化与我们人类的,贪婪以及侥幸有关。现在上天非常的生气。土地非常的焦虑。我们人类还能够继续贪婪下去,侥幸下去吗?

一位茶人的影响力或许很有限。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同心协力起来, 相信我们还是能够凝聚一股向上发展的能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