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传统教养

多年以来常常有外国人问我在中文里面有没有脏话,我说有。他们问我是否可以教他们,我说不行。问我为什么。 我回道自幼父母不准。他们问我怎么到今天还这么怕父母指责,我回道,那叫尊重不叫惧怕。他们说你爸妈都不在了,所以现在讲没有问题呀,我说就是因为父母已仙逝,所以我更不能够侮辱家教与家风。这叫做教养。

自从使用讯飞/QQ汉语拼音输入法也自然的开始使用简体字。只因为输入方便。因为使用简体字,经常被双边被政治洗脑的人指责。

但是大家有没有去查过一下总共有多少繁体字被简化呢?答案是在最新统计出的八万个汉字中只有2274个繁体字被简化。而简体字早在前秦就已经开始使用,简体字的字数是有随着年代增加。何况在书法草、行体中也常见简体字,所以有必要大惊小怪吗? 所以细想,不管你学的是简体字或是繁体字,除非是文盲不识字,否则相互了解与字体转换真的又这麽难吗?所以或拿简体字或拿与繁体字来做政治意识对立或是文化水平高低的借口,不是很无聊吗?

我的台语口音很菜,但是会用台语唱望春风。若问我,我的乡音是什么,我会说是普通话。因为父亲是湖南人,而母亲是山东人。所以在家自幼听父母都很自律的只说“国语 (普通话)”,因为自幼听的,说的的都是标准国语(普通话)所以我会说我的乡音是“普通话”。

台语在过去传统名称是闽南语。最早跟着郑成功移居台湾的早期移民的统称叫福佬。在1980年前在当时常见的老人茶是潮州的三品杯功夫茶。在台湾有许多人信奉妈祖,而妈祖是漳州人。在台北香火鼎盛的万华龙山寺拜的是观音;行天宫(或稱恩主公廟)主神為官古岸关公,洞賓、單、善、飛等五聖恩主。在新竹苗栗地区有许多客家人。叹问,今天在台湾还有多少人记得郑成功以及廖添丁抵御外敌的故事呢?

©萧美兰,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负责人于安特卫普,比利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