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台湾现状的忧心

华东师大仲富兰教授之醒世短文,言简意赅,不管是中西领导方面的学习都具有令人振聋发聩的深度。以其逻辑反观台湾现状,曾为台湾建设付出的四年级到八年级世代豈能不憂不伤?

(一)

鲁国攻打邹国,邹穆公率军民抵抗,可邹国军队一触即溃。百姓更幸灾乐祸。邹穆公大怒,便对孟子说这些刁民实可恨,国家危难他们却无动于衷。孟子说,丰收时你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灾年你守着满仓粮食,却让百姓饿殍遍地还须唱歌赞美你,既然国家是你一个人的,它生死存亡又与百姓何干? 

(二) 

隋炀帝亡国后,李世民翻阅炀帝的手迹,大吃一惊。于是问魏征:炀帝讲的都是尧舜之言,何以灭亡?魏征曰: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蒙蔽百姓,鱼肉天下,焉有不亡之理?  

(三)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国舰队突破虎门要塞,沿着珠江北上的时候,江两岸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他们以冷漠的、十分平静的神情观看自己的朝廷与外夷的战事,好似在观看一场表演,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两岸居民竟然发出象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嘘嘘声。 英军统帅巴夏里目击此景,十分疑惑不解。然后问其买办何以至此?买办曰: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  

(四)

龚自珍当年大呼:”亡国灭种的大祸就要临头了!”其标志就是:”官无廉官,吏无能吏,兵无勇士,军无良将,民无良民,甚至盗无侠盗。” 当今迹是乎哉!

(五)

北大钱理群言:高等名校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在各个显要位置抱团取利、学术欺诈、误国误民、诱导国政、推高房价、做空金融、洗劫股市、内外勾结、出卖民族、鱼肉百姓。北大清华复旦等,军民皆知汉奸带路党多出自此。

(六)

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带领英法联军把圆明园洗劫一空,又做英国公使的翻译,代表英国和恭亲王谈判,百般刁难。恭王怒道:“你等世受国恩,却为虎作伥,甘做汉!”龚回曰:我们本是良民,上进之路被尔等堵死,还被贪官盘剥衣食不全,只得乞食外邦,今你骂我是汉奸,我却看你是国贼。 

(七) 

梁启超曾说:“长期残忍地压制人民,使人民变成奴才,让人民的脊梁已经弯曲,而在面临外敌入侵、大乱当头之际,又指望人民在自已面前仍弯着腰当奴才,而在外敌面前直起腰来反抗,这 不是白日做梦是什么?” 

对台湾我只能够用“爱之深责之切”来形容自己,对出生成长的台湾由原来的担心、忧心,到后来的伤心以及恶心。不是我对台湾无情,而是冷观台湾百姓自己选择纵容、仇恨、对立、盲目以致导致对他们自己后代无愿景未来的无情。在“无能为力”的现实情况下,那么心中再多的担心,再多的忧心也都被迫放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