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见青天吾心安即可

在美日操作之下, 在台湾搞台独的蔡英文与民进党借机选择做外国势力的棋子,在美军不断在南海与台湾海峡加大军事压力, 所以中国大陆政权也必须采取同等防御与杜绝台独与港独这些年玩的社会争斗情势。  或许是因为我出生于台湾的背景, 所以这两天接到不同人想找我办什么论坛。

我是对国际情势分析,以及国际谈判有多年的教学辅导经验,我确实是对台海问题非常的关心,考虑他们想讨论的议题会牵涉国家民族一统,所以我必须更对自己的言行举止非常留意。

针对非常的错综复杂与敏感的两岸问题,我乐意了解与参与由国家社科正式专业单位举办的专业讨论活动,聆听各方专家的分析然后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与共同探讨国家民族一统的空间。

在这敏感时期我对任何不管是国内或是国外营造公知的意图或是活动是没有意愿与能力参与。

我对台湾的发展由原来的关心、忧心、伤心、痛心,到今天的恶心。近30年前,在当时我跟在德国遇到的台胞朋友们点出台湾得了井底肥猫症的问题,不料台湾执政者与政党一路不知掌握契机让病恶化到今天眼瞎心盲由原来的加菲猫变成了恐怖执政的井底蛙。 

这些年自己由远程观察台湾发展的感受与心理历程可以用不解到失望;由失望到痛心, 伤心到今天的恶心来形容。 我只能说民进党真的比国民党会玩欺骗把戏。

台湾政客与一般人的盲目让我看清我对台湾的关心最好就是保持距离。不是我不关心,而是我必须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以禅心来处理无力感。自幼父亲生前给我的诸多教诲中我依然谨记的就是天助自助者。对那些选择心盲眼瞎的撒谎成性的台蛙,我只会说我无力也无心在他们的疯狂上浪费我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人的一生时间有限,所以这些年我一心把精力与时间放在茶学、茶文化及自然导引养生方面的研究与推广。至于比利时那位华人问如何卖茶这问题,我相信在布鲁塞尔许多茶店他可以很容易做更多的观察,然后可以找到他自己的方法。 每个人做生意的方法与态度不一样,我一向采取的是“我尊重,我不批评”。

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中一向不主动启战与鼓动战争或是霸凌邻近地区,但是今天世界必须了解中国已经不是120年前的柔弱的中国了,而绝大多数中国人早已脱离鸦片或是拒绝毒药的毒害了。

美国前总统川普的所作所为与这一次全球性的疫情,让中国人看到西方过去常常挂在嘴上的民主真相与丑陋。相对下中国大陆政府与百姓齐心协力抗疫与努力持续发展的决心与毅力, 在两者相较下,我想绝大多数国人会重新审视过去媚外的情节。

政治﹑经济与人民福祉是息息相关,其中的错综复杂不是政治颜色,左或是右做一刀两切的划分。老百姓需要的其实很简单,不外乎安定的社会,康富的家庭,强盛的国家让我们有底气,背能挺的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面对美英印澳无理的霸凌,侵犯国土尊严,侮辱我民族以及侵略心态的情况之下,中国有权力也有能力捍卫,中国人会团结支持国家面对无理霸凌,中国不主动出击但是中国是不会俱战的。

在极力对立的情况下能让双方同意对话,需要双方一起努力营造暧昧气氛。过去之所以两岸能够维持和平,是因为有模糊空间的暧昧。就像跳脱衣舞,最性感的时候不是脱得光溜溜的时候,而是似有非有的哪一个暧昧时刻。

蔡英文自以为聪明的猛在国际强权前猛跳脱衣舞,结果硬是把以前有的一个付好牌跳到脱光光,硬是把那前已不凸后已不翘的平板身材表现的无遗,还沾沾自喜自以为还美,其实原来的一点性感都早以黄花凋谢了。说穿了,原来那一份暧昧今天已经被台湾人打破了。

个人当然是不乐意见台海两岸卷入战争。蔡英文与民进党是始作俑者,所以如何能在信用破产后能吸引对岸与台湾会谈,这一步必须由台湾踏出,自行面对他们所创造出的问题;台湾百姓在台湾必须首先在本岛推广与打破目前仇中反中的教学以及社会文化。

中国那边92年给出来的条件就是不要反对一个大中国的原则,不要打破模糊的空间。 蔡英文把模糊空间打破了以后,还希望对方能够体谅,对不起,这是叫做白痴; 就如井底蛙连头都不会抬,傻傻的看自己手上握着的月饼还误以为是月亮。

台海两岸问题不要光是把问题看在中国的这一方。首先要了解的是美国在做什么,印度在做什么?澳洲在做什么?英国在做什么?错综复杂的问题太多了。

在西方霸权围堵之下只会刺激中国在各方面的研发与改善继续加快进行。选择原地踏步的台湾百姓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就是台湾只是一个岛,没有后路。 美国,英国澳洲只是拿台湾做一个棋子,而台湾不是棋手,不要一昧的自我催眠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谈判本钱。

问题在台湾本岛上面,我认为应该先在台湾造成更多的民族文化认同与接受,就是接受民族一统。 唯有在接受民族一统的架构之下,才能够创造对话的空间。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希望能够对话的是在台湾,而不是在中国大陆。

台湾依旧有很多百姓选择盲目,这是忧心台海问议题者面对的最大的问题;而这个解铃人的问题不在中国大陆那一方面。

父母往生之后,现在在台湾让我牵挂的就是我弟弟跟他的家人而已。我是55年出生的,1975年开始在台湾工作,可以说是对台湾的建设发展有亲身投入,有深刻的印象跟体会的世代。95年在上海参加国际高阶管理会议的时候,我就点出台湾过度的经济成长造就人性贪婪以及无价的文化价值错乱,迷惘的遗失。很不幸,这些年台湾在民进党的操作下展现仇中反中的政治意图。路走的越走越偏了。眼看着我们那些世代为台湾建设发展挣下的成长资本,今天都被他们消耗的差不多了,看他们继续谎话连篇,数典忘祖的行径, 试问如何心怎能不伤、不痛、不噁心呢?

我对人、对事、对茶、对纷争议题探讨态度始终如一。咱们中国人的一般习惯是讲究情理法,而我自幼至今永远牢记父母教导的[理、法、情]。

做人处世更是谨慎地坚守四维八德,勿忘自己是谁,鼓励支持任何维持社会安定,人民康富,尊重历史,捍卫国家民族一统是我支持的原则。过去如此,今天如此,未来亦将是如此。

个人做人做事从不喜欢玩弄暧昧,在反复仔细思考后,所以决定正式回复那就是我不会参与或是协助任何民间人士举办的任何私人举办的有关于两岸问题论坛。

相信这一篇刊登出来后,一定会被某些人或是单位列入黑名单,而我只问自己所言所行是否能对得起良知而已。抬头见青天吾心安即可。

©萧美兰,2021.02.23 于安特卫普,比利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