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实思考香港問题

有香港谈論茶禅朋友认为他们要的民主唯有大破方能大立, 认为支持反中的是OK。但是他们忘了大破之后要承担的最大的风险就是“确定能立吗”? 又能立什么? Are you sure?

谈茶論禅,愛说‘珍惜眼下’,实际上却支持破坏以及无法无天; 試問,

品的是什么茶?
論的是什么禅?
有珍惜眼下吗?
有庝惜未来吗?
心中真有爱嗎?

在自己家都无法无天,藐视法治, 只能说是你自己造就全世界将没有你立足之处的困境。能怪谁? 不希望看到强盛中国的西方勢力当然希望香港愈乱愈好, 但是他们真心關心香港人的幸福嗎? 他們会無條件欢迎無法無天有不守法際前科的人無條件入境移民嗎? 今天有許多國家是有錢投資就可以很容易拿到居留証甚至正式移民改国籍了嗎?

支持以暴力破坏社会治安以及平静的行為, 鼓燥罢课罢工罢市硬把民主变成民煮的時侯你真的心安無憂了吗?看著家鄉不顺眼,那你有本事你可以走啊!反正过去已经有那么多香港人以投资方式移民到美國,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地。所以如果真要走到你認為是民主之地其实並不难嘛。當然那要看人家准不准许无法无天有前科者入境囉。问题是你能去哪裡?不管是旅遊,開會或是演講其實不難,因為那只是短暫,而你會看到的都是表面人家要你看的,當雙腳落地想法生存生活時要面對的就是很實際的怎么活下去的挑戰。不妨自問世上有哪个民主法治的国家会容许无法无天的破坏社会治安份子隨意進入他们的国家呢?

自己不尊重自己,世上有谁会尊重你? 在家把自己当做一条龙, 把自当回事, 其实离鄉出外時, 甚至不是一条蛇, 搞不好不过是一条虫, 什么也不是。

当年在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居民身为二等公民有尊严了吗? 今天想把香港再變成西方稙民地, 再做外國人鼻子底下的二等公民你們就爽了?

記得香港回归前幾个月,前夫一位英籍朋友來訪, 以為我是臺灣人就會認同他,當他說 “可惜我們要把香港送給中國”的時候,我立刻反駁跟他說香港本來就不是你們的,英國是租期到了把香港還回給中國。我問他,“你知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樣得到香港99年的承租權嗎?”, 當時他是一臉茫然。我利用機會把當時鴉片戰爭英國人是鴉片販子的歷史講給他聽,他很驚訝的說“Ah,我們的歷史書上怎麼沒有說寫明白呢?”。 我笑的跟他說,這個會嚴重影響你們面子的歷史,你們的歷史教科書會承認自己過去的惡劣行為嗎?英國如此,日本也是如此。他真的以為他心中想要玩的港獨以及台獨那一套跟我這個臺灣人能夠玩得通,他沒想到會踢到硬石頭,搞得顏面無光。

在國外面對外國人時保持謙卑,不是作樣子而是尊重自幼傳承的中華倫理道德規範而已,脊樑挺得直因為不能讓家人蒙羞。但是我不會管他們是誰的明友,或是什麼職務,我是絕對不會容許胡亂塗抹中國歷史,無理說三道四,更不能容許他們踐踏我們中國人的民族自尊的言行舉止。因為自己民族的自尊必須自己珍惜,自己顧。當我在他們的國家,我必須尊重与遵循他們的法律,同樣的我也提醒他們到我們的國家時必須尊重我們的法制与遵守我們的法律。

記得在香港回歸的前後当時有许多有钱有势的香港人美其名是為了民主,自由實際上是想盡辦法擠破頭移民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 纽西兰。 若真的是那么响往民主自由生活那么当时为什么不走?是因為走不了,还是不愿意走?

没有金钱可以投资给当地提供利益,别的国家会让你免费移民? 许多外国移民政策之前是这个样子,现在的现实不也是一样, 甚至更严峻吗?想要你拿钱去投资的地方,当然会把他们那边说的有多好。但是现实生活要面对如何的挑战与文化霸凌,他们是不会跟你们说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 别蠢了。

后来不是也有很多香港人拿了外国国籍回到香港。他们回到香港的原因是因為饮食方便, 生活便利吗?還不是報喜不報憂的那一個老套嗎?

香港曾经是东方明珠,今天是谁让这颗明珠蒙尘的? 把错都推给别人,就能回復过去榮景嗎? 難道自己就没有错了吗?世上蠢之極莫过于否定自己, 践踏自己的民族尊严。天作孽活不了。自作孽不可活。香港如此臺灣亦然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