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生活化

約十五年前應認識我的一位比籍陶藝家Bie要求下,我協助當時舉辨第一屆國際茶碗展主辦方(Luo)幫助他們款待幾位來自日本的專家。自此我對唐宋時期茶道文化的衍變産生了學習與深入瞭解的興趣。

後來也鼓勵臺灣張桂維老師參加國際茶碗展,當時張老師問我國外有天目茶碗市場嗎?我跟他講日本人把茶道文化推廣的很好, 參加國際的展覽市場的目的不在國外市埸,而是藉由國外參展來肯定自已,講直接一點就是來鍍金。結果事後也證明他確實鍍了金。後來張老師也很努力的把國際茶灣展的活動拉到臺灣來舉辦。 直接与間接的鼓勵了一大票臺灣的陶藝家開始參加國際茶碗展。當他們慶祝10年周慶的時候,回到比利時辦展覽,是因為Luo 能夠爭取到臺灣代表辦事處的預算資源, 又一次找到我幫忙。事成之後自然又是無影無蹤。在國外將近三十年對這種中外共同的現實利用利益關係的冷暖早已見怪不怪。多年來在茶碗展中看到更多來自臺灣与國際陶藝家的柴燒或者天目茶碗作品。 當然當他們作品在國際上受到了認可時,當然價格也就一路路的升高。

據了解今天臺灣有一些人玩仿宋大茶碗泡茶法把茶道奢侈化与仿日本禪宗理念的作法再升一級,而陶制茶碗價格离平民百姓生活愈來愈遠。大碗泡本意在精簡樸實,但在過度刻意儀式化的設計下卻又离簡易生活茶道遠矣。

我厭惡,也不屑介入任何市場炒作行為,當聽到以及觀察今日市場過度炒作,茶道走向奢侈化的怪象時,雖然與我無關,但是感覺上多少有些內疚。

在諸多陶藝品之中,個人也非常喜歡柴燒的作品。可是臺灣做的柴燒經常都燒得黑黝黝的,說實話來講,或許是個人的審美觀念還不到位,我真的覺得在講求陶土或釉變時應該還是要留意清爽雅緻意境的必要。多年前去福建的時候,在德化買到了一些柴燒作品,我蠻喜歡的。當然在大陸,陶藝家人數之眾只怕我連冰山的一角都還沒有見到,所以對大陸的柴燒作品很好奇,會持續做更深度的瞭解。

不過這一次在德國布柏林茶展中也看到很多來自西歐以及東歐的陶藝家作品,其中也包括了柴燒。且這些陶藝家也很技巧地掌握小型的蓋碗,茶壺及一些茶道用品的工藝。西方接近大自然的靈氣,對茶道所用品所做的詮釋又是另外一種風情。價格也不是很便宜,但是依然是負擔得起。

如果國內的陶藝家還沈醉於高價奢侈炒作的溫床中,還繼續藐視如何將手工茶噐進入生活的必要性,或許很快就會面對來自歐洲陶藝界的競爭。

个人深信當我們努力宣揚中華文化傳承的時候應該鼓勵精品茶也好,或者是茶噐能走入平民生活中,而不是顯闊擺場面,可欽羨而不可接觸的奢侈收藏品。

茶道可生活化, 不需神秘標榜。 不需過度繁瑣, 可簡化, 可容創意, 但不能過度放縱, 將無品以“創新”之名而正品化。

完美不是一個終結點,而是一個不斷前進自我挑戰的過程。

人者,天地之心也

天有其時生萬物
地有其材養萬物
人有其智理萬物
【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
(禮記.禮運)

横觀今日自然及人世之亂舆災難,其由直指人心腐朽之根源 -貪噌痴、妬恨慾。

心中有敬,心中有佛,心即是佛,何须遠求?
天地自然間有情,心中有大爱,處處皆有爱。

人心若不分差異,無分辨心,均能嚴守禮法纪律之约束,如此家才能和,社會方能安,世界才會大同。

去除心魔自然必须由平心治心,律己端正行為做起。

知者知之而不為,實為無知。
世上最大愚蠢,莫過於自大。

欲端正他人之前,先問自已是否端正,欲談禮論教前,先反省自已是否由心知禮守節。以虔诚持續反省之心,在冬日開啟之際暖心自省。時時警惕,謹記堂訓,不忘初心。

勿忘初心

不管是調配茶或是調飲茶原則上不需精品茶作茶底,套用「精品」兩字只是為了誘人的商業利益。

Let’s be honest, 其基本初發的心与茶、与如何鼓勵産地持續堅持自然生態及傳統工藝与中華茶文化應該(必須)強調【質】的提昇無直接或間接關連。

十月份密集走訪云南臨滄与湖南安化眼見地方政府,部份茶企,產地農業合作社及茶農努力維護自然生態平衡,堅持傳統工藝精神及茶香/口感的質的努力……當低頭品茶時,我一再提醒自己勿忘被純淨純樸真實茶鄉、茶樹、茶所吸引及激發的愛茶,珍惜天地人平衡及文化傳承的初心。

茶中有我真情,我心中有茶意。

一切努力不是純然因為眼前「為什么」的可計算的利益誘因,而只是一份對茶,對天地,對人可持續正面發展所許的「為什麼不」的願。

若自稱真愛茶
若自認是茶人
那么在品茗時
千萬勿忘初心

茶道可簡易但不可放縱

今天看到一篇蔡瀾先生談論与批評今日中華茶道乱象,在某些程度我能够赞同蔡先生的指责, 因为同样的事情,我早在好多年前就跟当时涉及中华茶艺宣掦与为中華文化复兴努力諸多台湾茶師之一的范增平教授讨论过。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我一直在挑战过度花俏的茶艺表演与茶無關,更是与【道】無關的原因。在奌出问题的同时我更时时提醒自己必须更谨慎律己以及掌控自己的言行, 不可过度猖狂。

在一再反思蔡先生的批评時,我同时也想与君分享一个基本的个人多年观察的體悟:那就是

过度強勢即知【道】為何物嗎?

过度美化漫妙飛舞即為【藝】乎?

低头与專注時心在哪?

我能体会蔡先生的痛心, 但是难道蔡先生説的簡單随意就应该是中華茶道吗?中华文化中所提倡的【禮、智、信】道德准则何在?如何由茶體现呢?

七/八十年代台湾茶人所創導与区分及創造中華茶艺有当時文化背景与经济需要,茶艺经香港轉至内陸亦有其当時文化及经济誘因,否则也不会衍出今日茶艺乱象。問题不在过去走的路,錯在活在过去不知反省,还处处找藉口不反思。

反思的时候有必要否定前人努力嗎?当我们看到与批评别人錯時,或许我们看不到我们自己,但是可千万别忘了在心中找到一面明镱省视自身的不足。

一盞三品茗

泡茶看似再容易也不過的一件小事,但是要享受一盞佳茗那就要用留意許多細節。如何看待茶,用幾分心「侍奉」茶,就會得幾分[回報]。

茶好不容易潤泡好了,且慢莫急飲,尤其是第一泡,一盞且分成三次品茗,這可不是刻意裝文弄雅而是有明智作用的。

在這三品茗的過程用心体會与調整。
第一: 聞茶香,因為當提起蓋子時第一個被留意的就是飄出來的香味。若不及時聞香,那香味与空氣米氧化后會影響原來的鮮香。
第二: 細品茗,品嚐茶香入水之質, 對茶本質的品質能更好的感覺。
第三: 喜回甘,在淡雅順口的過程中體會茶韵回甘,驗證与體悟人生真締,珍惜當下。

泡茶的水質不在壺而在水

今天由另外一個群組看到兩篇有關於用銀壺證明是抗癌的剋星標題文章時,心中真的有許多說不出來的擔憂與不解。

簡單的來說,我必須說聲“對不起!真的無法認同作者所下的標題”。當然我們都知道銀可以測出食物或任何東西裡面的毒以及對強酸具有非常敏感的測試功能。所以我不是會否定使用銀壺的好處與炫耀感。但是,我要問的是,有多少人能夠買得起真正好含銀量的銀壺呢?

不管是在國內或是在國外,我們面對的都是如何藉由復興中華茶文化來讓中國優質精品茶以及傳統工藝不光是能夠傳承下去, 能夠加大力度的將茶的價值展現以及擴展出來; 重要的是如何讓一般人都能夠喝得起好茶。

國內過度炒作茶葉, 過度強調奢侈高價生活形態, 就能夠把中華茶文化提昇起來嗎?就能夠改善加強中國精品茶在國內或是國外的流通率嗎?

一款茶的好,不在他的品牌、不在他的包裝、不在他搭配的茶器,而在茶葉的內含物以及是否能贏得消費者信任的品質口碑。喝到嗎?體會享受到了嗎?相對的,在談用什麼樣煮水器的時候先要對壺中的那個水的狀況与品質選擇有基本的瞭解。不是嗎?

為什麼唐朝陸羽所著作的茶經中在談茶道噐具之前先談茶生態環境,茶樹与制作工藝呢?為什么陸羽會先談如何選水而不是先講用什麽樣煑水噐呢?史上最被推崇的茶藝大師,陸羽,有說一定要用銀壺煑水嗎?這叁個基本問題是不是很值得我們口口聲聲說關心中華茶文化的宣揚跟推廣的有志之士們大家好好的靜心的想一想呢?

古代即有皇室茶,將相茶,文人茶,商賈茶及平民茶。試問,唐宋能創茶文化精緻光華是因極富耍酷或是社會平定均富呢?

一隻純銀的煮水壺,有當然是很好,但是如果我知道如何選擇以及處理水,能把茶侍候好,能享受一盞美好質純的好茶香与茶味,那么那怕沒有銀壺又有何遺憾呢?

一篇“銀壺泡茶已經被證實為癌症頭號剋星”的標題文章,作者是不是在某一種程度上面在暗示如果不用銀壺煮水就會容易得癌症呢?什麼時候茶與癌症掛上了等號呢?自古文獻中我們對茶了解的知旘与今日中外科研都證實茶對健康令生活有很多好的輔助成份,但是茶不是藥; 既不是也不應該被當成能治療特定疾病問題的解藥,當然也不是會製造任何健康疑慮的毒藥。健康是一個生理科學的議題, 應該交給醫學研究專家來做闡釋, 而不是我們茶人能夠任意假設的。

健康,是每一個人必須明智的思考如何掌管日常生活于心身意相関之事的平衡問題。茶的選擇在個人對茶的了解多少,是否能把茶泡好,知道如何合理的依季,依時,依人飲茶; 換句話講,茶葉的選擇、泡茶的掌控以及自己的健康自己必須学習對自已的決定与行動負責。

我無意否定該文作者的用心。但是我認為該文作者應該負責任的提出具有說服的科學研究分析數據,而不是站在銷售銀壺的商業角度來傳播資訊。

非常感謝在北大教書包師兄今天分享一個經典提示[茶器的作用再大也不可能替代茶的作用]。1995年開始借由宣揚中華茶文化來推廣中國精品茶在歐洲對优質純茶的認知以及接受。從第一天開始,我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一切為中華茶文化与中國(海峽兩岸)優質純淨的精品茶努力的重點在茶而不在我,在自信而不在自傲,在明明智在清明,在謙卑有禮而不在傲驕無理与盲目。我想不管是在國內或是在國外,所有愛茶的人必須誠摯的共同承擔文化傳承与社會責任,強調的重點在如何讓优質純淨安全的茶走入大眾生活之中。

探討功夫茶

在国外常见的误解之一就是以為用蓋碗或是紫砂就是功夫茶。不知這種误解在国内也常见嗎?

多年習練功夫茶,个人体驗的愚見是,功夫茶必须先满足两个先決要件:

  1. 鮮叶内含物丰富与否。嫩薄小叶与中大叶原料上的选择就有基本上的差异. 而生态平衡对茶树的健康也非常有影响。
  2. 繁鎖制作过程传统工艺对功夫茶来讲是有绝对的必要性。其中萎凋,殺菁,揉捏,發酵与乾燥的掌控会对香味及口感层次感以及丰富感上会造成很大的差异。

功夫茶之所以誘人在那多层次的香味以及在口齒之間口感的轉化。

由上面两个基本要件,你大概可以猜出是哪两大茶类符合功夫茶的基本要求。

[茶性本苦]是学茶的人都非常熟悉的一句话。但是我相信我们了解好茶本性应该是可轉化為甘,口齒留香的澀苦,而不是說茶味应该苦,重要的是能够生津回甘的韵。茶若味苦基本上因為原料,製作,泡润不当所致,這是人为因素。功夫茶讲究的是用心专注以及尊重, 而不是説茶味濃苦方是功夫茶。

除了茶叶本身之外,功夫茶可爱之处在它更能体现身心意精神如何与茶结合的境界。在这一个环节上茶艺师或茶人扮演的潤泡掌控角色就变成非常重要了。

个人认为雖然功夫茶確实与制做工艺与潤泡手法息息关但不应僅限于工艺之論,也不是一种润泡的花俏手法,而是一个全方位的生活态度以及方法。步驟雖然嚴謹但未必一定会繁琐秏時,也可以非常簡易快速,由調整心態開始,但是一切必须回歸到基本面,【知茶,識茶与敬茶否】。

反思中華茶德的内涵

日本茶道文化之所以能在国外為人高度尊重是因为他们很坚持的经由日本简易嚴謹的茶道所体现的【清靜寂敬】茶德;他们的堅持在文化嚴謹而不在茶本身。

我了解在国内(含海峽两岸的茶文化大师们)有不同的茶德指示。不是我们的茶艺不美,但为什么我们的茶德经由中華茶文化宣掦的努力却为什么不如日本呢?日本茶能因為日本茶道文化被尊重能得到很好的開拓,而茶与茶文化原始發源地的中国却在精品茶推广上持续面对形象挑战?勇敢的我们是否能够一起来思考与面对这个严肃问题呢?

在了解東西方生活習性同与異及现代社会發展需要,自1995年開始经由中華茶文化宣传進而推广中国精品茶的多年持续努力中我深刻感受諸家大师在茶艺领域过度強调形体表達,文化包裝,空虚的精典口号及安於自我感覚良好的心態下却忽略了如何讓对中国精品茶如何经由中華茶文化所应传递的韵厚智慧能夠融入世界文化;忽略如何協力讓中国精品茶能够经由茶德入心,茶香入口鼻得到应有尊重的必要性。我们的茶艺不是艺不如人,或许是因為我们对中国精品茶与中華茶文化「价值」的了解不夠,嚴謹的坚持不夠,只想如何包装利用做自我宣传而不知如何透过学習表達尊敬,同時自我感觉过度良好之故呢?

我们在强调中国茶叶在世界市场上的流通时,我们也必须用严谨的态度了解中華茶文化的宣扬,市场持续的教育以及及时的正确资讯沟通与传播的必要性,因為這一切都与中国精品茶在世界上推广上有绝对的关联性。不管是茶艺表演,茶道展釋,文化包裝或另类創新茶飲市场开發,這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回到茶的本质才能在競爭市场裡找到自身的競爭优勢的价值。

我深切期望对茶与中華茶文化熱愛的我們能诚敬地反省自問,“茶是我们的国飲,但是我们在日常生活行為中確切落实了嗎?在表达中我们传递了什么訊息呢?用什么樣的態度与方法体现的呢?”

這么多年美兰在国外经由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致力於中華茶文化宣揚進而推广中国优质香纯味正的精品茶,就是希望讓更多的人們能够经由茶的品茗中体驗人生最珍贵的学习重奌在于低头專注落实【真、清、和、靜】的生活哲理于生活中奌奌滴滴。不分文化差異,人生在世確实是能由一盞茶体会【茶如人生,人生如茶】的大智慧。

泡茶容易,学茶难;,其難不在茶理的繁复细节,而在于低头专注时心在何处?在一盞茶面前茶与人的慾望的先后顺序排列為何?数千百年经由茶累積的智慧道理可以说是数不完,道不盡, 而確切落实于行的又有多少。

每思於此,不禁会思考陽明先生当時提倡【知行合一】理念時他心中的隱憂与对后人教誨的期望。今天是中华茶文化复兴转折的一个重要时刻,我深切了解我能力有限,自認对茶的知识依然有不足与由茶悟道的悟覚还有待提昇,故而時時警惕自已必须再努力,再继续提昇学習。我不敢奢望所有的茶人能认同我的观点,但我依然熱心期望能与有志之士一起协力合作。

反思茶之道

若不起風,不见風,何來災;
若不閉气,不知息,何來喘。
淨水清澈,雖不見物但可养萬物。

水為茶之母,不識水,不知茶,不明智,不依理,不守德; 香不入水,味不回甘,茶谨是水带茶色,香味不細膩, 再美的粧扮呈列与肢体表演也只能滿足片刻入眼入口的美感卻入不了人心,何道之有?

一杯茶是生活中再簡單不過的飲品。是喝是品?有高低,對錯之分嗎?人慾与人慾較量時真有把對茶的尊重揣在心中嗎?一个小時六十分鐘,一日二十四小時,再忙也多不出一秒鐘; 為什么不学習如何調整心態善用時間呢?生活再忙真的無法給自已三、五分鐘靜下心來享受放鬆品茶的片刻嗎?騙自己的藉口還要繼續多久?

茶香深淺,口感濃薄本就是被个人喜好左右,無絕對客觀亦無絕對对与錯。比什么?較什么?化不開的重澀為鎖喉之苦,化得開的微澀為多層變化回甘的驚喜。茶之成就靠人用心,茶之敗筆全因人之貪、自滿与懶。

一片茶叶是否能成精品,是否有助生活健康品質精緻化,這全看制茶者,泡茶人与品茶者的用心。

一盞茶是反射生活品质的基本心態的指標而已。真有排他做比較的必要嗎?比高低真的是因為愛茶嗎?

昔有將士車馬炮、仕農工商茶,今有馬屁、面子、炒作、似茶非茶美曰創意茶。對自然生態平和共存,傳統工藝智慧傳承的尊重与如何將茶落實健康生活化真正了解多少,又做了多少?對茶對已的尊重与珍惜又有多少?

站在山叢茶林中,听風帶來古樹細語,体會茶樹帶來土石与植被的能量与嘆息,內心在承受滿滿感動之際亦有許多慚愧,因為為茶,為生態,為地方,為国家,為民族,為自已人生的学習依然做得不夠,必須努力再努力。

由茶見人性,生活起伏亦如茶。低頭听茶,品茶,学茶,快樂喫茶去。

茶要喝的明白

今天臺灣的一位在茶叶報導知名人士的臉書上面分享一段華視電臺電視有關兒茶素于普洱茶對減重的報導,稱在所有茶數中普洱茶所含的兒茶素是最為豐富所以可以降膽固醇以致減重。

看到這份報導時,我的眼睛差點沒跌到地上跌破。因為這牽涉到了電視臺的專業以外更牽涉到了臺灣台大醫院的專業科研結果。

我們從一份由網站上的研究分析數据可以看到兒茶素的高低跟氧化發酵度的高低有絕對相關的關聯。

兒茶素又稱茶單寧 (Catechin) 具抗氧化,抗菌功能。兒茶素成份分四种,其中包含EGCG. 含量高低會對茶味苦澀高低有影響。

普洱茶確實是也在國外的研究報告指出可以有效的降低膽固醇,但是是跟兒茶素有關嗎?

推廣茶葉知識,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科學數據來佐證,不能因自我假設作定論。

茶葉要喝得清楚,茶的知識要講的正確与明白。

在繼續了解及找尋科研結果數字的過程中我敢大聲批評臺灣的華視記者有夠懶。同時對台大醫院所做的研究分析內容与數字確實是什麼存有疑問。科學分析的創新革新,不是都是需要白紙黑字科学化的數據來佐証嗎?

至於減重,在美国一份研究報導中有提到純茶的淬取(PTE, Pure Tea Extracts)對整体身高体重指數(BMI, Body Measurement Index)有關但是沒有提到兒茶素。更何況減重這個不能只看膽固醇值單一數字,還要考慮飲食中熱量的攝取。 必須從整體的生活形態來做討論,不能只靠某一種茶來做減肥“神葯”。你的健康,你的選擇。還是找可靠的醫生比較穩當。本身對茶有正確的知讖對健康生活真的是很有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