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

不曉得在什麼時候記得在微信群組中曾經看過有人批評說國內沒有佛學, 自己在國外也曾經遇到信奉耶穌教的朋友, 記得有一天遇到一位當地的華僑, 她看到我當天握在手上的一本菜根譚。那位朋友跟我說不要看那些過時的東西,要看新的,我好奇地問她,哪些新的呀。她回道’聖經’.  同時那時候我也問自己, 何謂新穎何謂老舊? 因為我的理解是不管是佛學, 道家思想, 或者是儒家思想, 中外宗教思想中的不同卻有異曲同工兼愛世界之美。

記憶中也曾記得有一次在地鐵中遇到一位華人看到我手上拿著幾本佛經謄寫練字本, 跟我說她以前也可以很熟悉的背咒語, 但是發現沒用所以改信耶穌教. 在那當口, 我跟她坦白由於年齡大了所以經文都必須手持經文來唸, 而要想記得那些梵文咒語對我來說艱難度更大. 回答她的時候, 我同時我也輕輕的問自己, 唸經文或是咒語在求什麼? 就算經文或是咒語就算背得再好, 若是心與文不能融合在一起, 那又真的懂多少呢? 看經文, 念咒語的真正的用意何在? 又在想求甚麼呢? 所以若是你問我, 我記得最好的是哪一篇經文, 我只會合十回道”阿彌陀佛”.

或許是因為我的天生的資質不足, 但是在我心中我對不同宗教或是哲學智慧, 我的了解是智慧中本身沒有所謂騙或者被騙的疑慮, 不同的名稱都指向一個共同的學習, 那就是如何對自己進行修心, 修行與自律的生活智慧以及時時提醒自己如何規範生活的行為準則。

古語說得好, 天生我材必有用, 何有上下, 何須比較, 何須相忌?  要想活得好那麼就要自己努力持續的經過不斷反覆的體驗, 思考, 復而再學習.

今日在法鼓山的LINE中看到一篇聖嚴法師對修行講解的好文章,特別拷貝下來繼續學習同時與大家分享。

修行的目的是要改善自己的心和行為,讓自己有慈悲與智慧;所謂慈悲就是菩提心,而智慧就是出離心。

菩提心是利益眾生的心,是學習諸佛自利利他的精神,學習菩薩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願心。

出離心是出離煩惱的心,不讓自己再因貪欲、瞋恨、懷疑、憂慮、怨恨或嫉妒而經常煩惱、痛苦、掙扎,否則不會有安全感、安定感,也不會慈悲,更不會有真正的智慧。

摘錄自《聖嚴法師教淨土法門》修行的真義:慈悲心與智慧心    文/聖嚴法師 圖/Joyce Yang

一、修行的重點在心

「修行」是一個非常模糊的詞,不管是過去或現在,很多人都認為修橋鋪路、施衣施食,靜坐、修禪定,或是初一、十五吃素,就是修行;還有人以為不吃人間煙火食,在山中吃草、啃樹皮,或是穿得破爛、住得簡陋,就是修行。在印度,甚至有持某種戒而能生天、得解脫的說法,譬如牛戒、狗戒、魚戒、猴戒、蝙蝠戒,以為只要學牛吃草、學野狗吃糞、學魚泡在水中、學猴子坐在樹上,或是學蝙蝠倒吊著,就是修行。

還有一些不法分子標榜替天行道,在法律之外執行自以為公平合理的任務,也說是在修行。他們自稱劫富濟貧,聽起來好像有理,其實不然。雖然我們常說「為富者不仁」,但是為富者一定不仁嗎?像佛經裡的須達長者,就經常行大布施,所以,不能說有錢人就是罪惡。

會成為有錢人,有的是因為剝削、侵占、壓榨他人,譬如貪官污吏搜括民脂民膏,或是奸商放高利貸、囤積居奇然後待價而沽,這種人當然不慈悲。可是也有許多或者更多有財富的人,是因為自己過去世修得的福報,然後以現在的智慧、技巧、因緣而致富的。他們以正當的方式和技巧來賺錢、發明及創新,為社會大眾謀福利,這種有錢人不但不壞,而且是菩薩。大眾需要這樣的人出來發財,發了財以後能夠利益天下人。所以,劫富濟貧的說法不一定對。

還有人說:「貧窮布施難,富貴學道難。」意思是富貴的人能夠布施而不易學道,貧窮的人能夠學道而不易布施。但是釋迦牟尼佛時代,很多國王、大臣、大富長者都跟著釋迦牟尼佛學佛,而在中國,甚至日本、韓國,佛法最初盛行的原因,也是因為帝王或大臣、大富長者的推動,所以「富貴學道難」這句話是有問題的。

再說也不是所有富貴的人都會布施,有些很吝嗇,一毛不拔,對自己刻薄,對人也刻薄。不要說布施,連自己要用的都捨不得,留著、藏著,最後死了,錢財就成為五家所共有。五家即水、火、盜賊、不肖子孫、惡王(惡政、壞的政策),其中最可能的就是屬於不肖子孫。所謂「富貴不過三代」,兒孫如果沒有努力賺錢,祖上辛辛苦苦賺的財產,往往很快就散盡。而「貧窮布施難」也不一定對,布施不一定要用錢,能用自己的時間、勞力,甚至於將自己的身心全部拿出來供養三寶就是布施,如此即使是乞丐也做得到。佛陀時代有一個故事,一個老乞婦用她討飯的破碗辛辛苦苦地乞求了半碗油,結果到了晚上全部拿來點燈供佛。佛因此讚歎她,說她的功德很大。可見貧賤或富貴與修行並沒有絕對的關係,這是因人而異,問題是在於「心」。

二、修行的目的在培養慈悲心和智慧心

修行的目的是要改善自己的心和行為,讓自己有慈悲與智慧;所謂慈悲就是菩提心,而智慧就是出離心。

菩提心是利益眾生的心,是學習諸佛自利利他的精神,學習菩薩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願心,如此就是修行菩薩道,而能永遠地修行下去,就成佛了。出離心是出離煩惱的心,不讓自己再因貪欲、瞋恨、懷疑、憂慮、怨恨或嫉妒而經常煩惱、痛苦、掙扎,否則不會有安全感、安定感,也不會慈悲,更不會有真正的智慧。只要時時想到利益眾生,就一定會有慈悲心、出離心,不然,無論修什麼、怎麼修都沒有用。

因此,念佛的目的也在於鍊心。修念佛法門的人如果不會調理自己的心,只知道形式上的念佛、誦經、拜佛,即使敲破了好多個木魚、數斷了好多串念珠,或是額頭拜出了好幾個疙瘩,甚至於把地面拜出了一個大窟窿,也不一定有用。雖然修行不是只動口念佛,可是因為心鍊不起來,所以還是需要精進念佛讓心安定、清淨,當念佛念得心中沒有煩惱、雜亂,不受內外狀況影響時,慈悲心、智慧心就會出現了。

 

人生選擇

生命中的諸多經歷往往不是我們能選擇要還是不要, 我們只能面對處理,

當面對苦難時只能鼓勵自己咬緊牙, 繼續努力.

有時難免感到疲累, 最難承受的就是心累.

在強拳下為了自保學會低頭自衛,

再多的疲累壓頂也必須挺直腰桿昂首向前行進.

人生六甲子也歷經太多現實的打擊, 苦難沒有打倒我, 反而幫助我清醒.

末了我明瞭, 有時最積極的方法去面對與處理就是採取有選擇性的消極應對.

在了解別人之前, 先對自己做深度的探討, 批評與了解.

別人是否識我或是知我, 不強求.  因為求來的留不住.

我這湖南人與山東人的個性造就了我這麼多年堅持服理不服人的個性. 這就是我

在背後批評的人多了去, 這人生現實我心知肚明, 無怨

與其處理他人, 我選擇處理自己. 我選擇迎風微笑.

因為

路再難, 也必須我自己走;

日子再苦, 我自己必須面對與處理.

一盞茶是熱品還是冷飲, 那是一個簡單的選擇.

人生經歷人事物變遷, 人世冷暖早已嘗盡看穿

有, 很好; 沒有, 亦無憾. 只求心無憾.

說的好聽, 是瀟灑, 而由另一個角度上來看, 那是一種選擇性的消極.

雖說是消極但是我選擇積極面對與不迴避

人生不過是道簡單如何安心立命的選擇題

七夕情歌 POP-UP 活动筹备邀请

西方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说穿了就是一种商业促销活动,在莎士比亚的戏剧文学中有一个凄美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 而在我们中华文化里也有一个七夕鹊桥来相会的情人节的故事.

东西方文化之差别也可以用这个故事做一个简单的阐述,在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中两人最后是冷冰冰的躺在地下永远不见,而我们的牛郎与织女虽然相隔遥远 但是一年能在喜鹊搭桥的善念下得上一见.

中国文化中所强调的正面思考能量 也就在这凄美却又代表有希望的爱情故事中显现出来.七夕情歌 Pop-Up 演唱活动期望能达到下面中华文化推广与汉语学习的促进目标:

  1. 用一首情歌(最多两首)跟中外人士以非常互动的方式分享看似含蓄的中华文化,但真心实意的爱情依然有很大的期待与喜悦,这也就是我们中华文化中的正面思考的能量.
  2. 选一首很多学外汉语的外国人大概也都曾经在学校学过的一首歌,借着这首歌我们也宣扬汉语之美.
  3. 普通话我们都会说,但是唱歌的时候我们学习如何把感情融入歌词中,那是一种享受
  4. 在广众面前 展现团体的合唱,首先挑战自己突破心理egg shield的障碍,当我们能够破除心里的 障碍时,直接与间接的可以帮助我们提升自信心.

除了华人朋友以外, 当然有足够汉语能力的外籍朋友我们也非常欢迎.  活动的日期是在八月中. 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几个月好好欢乐的一起进行脑力激荡与练习

这个团队以 POP UP歌唱的方式来推广中华文化中所强调的智仁勇美的计划我已经想了两年,这是一个自主参与不求掌声的欢乐活动.

有兴趣一起来玩吗? 请直接跟我联络:

萧美兰, 手机: +32-494506899, 微信: CHACHAN01 电子邮件: info@chinesetea.be

Related image

茶道為何

每每想到有些人想一步登天, 想在茶裡走捷徑, 天真問道

上多少課可以取得茶師的頭銜,

又問學茶道要幾多錢?

每想及此就不禁苦笑, 不知如何回答.

 

茶道, 茶道, 何謂茶道?

只學藝, 空談化;

不知理, 不依德;

心不堅, 意不誠;

何來茶? 何去道?

茶藝, 茶藝, 何為茶藝?

茶理不通, 知名不識茶

衣著華美, 舉止輕飛舞

有皮無骨, 如蝶心點點

妙美才藝, 茶心何在, 茶藝何意?

不知茶之根, 不敬茶之本, 佳茗又能去哪裡?

買茶論斤兩, 品茶聽喧嘩, 和靜清雅值幾銀?

中華千年茶文化淪為藝, 豈不令人感嘆感傷.

心中再多的感嘆也須輕放, 再多的感傷也得面對

馬有蹄, 有疲時,

愈疲憊, 愈清醒;

父母訓, 不能忘,

囊可空, 心不可空.

力可衰, 意不能挫.

 再多艱難, 背脊驢毛不能斷.

小小茶人我, 一生快樂為茶癡.

來吧, 來吧, 開心喫茶去.

2017 - name card

價格戰的迷失

自1995年開始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區教茶與推廣中華茶文化, 自掏腰包不是為米折腰而是為質優茗茶與為中華茶文化傳統的維護與傳承竭盡全力, 只為了期許自己不光是要謹慎仔細在文化融入過程中選擇做對的事, 更重要的是要把事做對做好. 這些年不是沒有受到利誘, 也更是經常因為自己天生不好哄捧拍馬屁, 所以經常被貼標籤, 我學會保持冷靜, 以冷漠態度要求自己更強化與身學習. 既使在資金有限及有一段生活拮据的情況下, 我對茶的鍾愛與堅持毫不敢放鬆.

這些年看著茶的消費市場的成長自己心裡自然是欣喜, 但是市場中多為加味, 拚混, 與冒名充斥, 消費群裡對茶的誤知誤解與誤用的情況更是嚴重. 我在一方面提醒自己千萬不可為了短期利益而否定過去近二十年的努力. 這一切也全都靠自己激勵自己. 這些年推廣茶(包括大陸與台灣的茗茶)從未受到台灣或是大陸媒體的青睞來做瞭解, 直到有機會在華文報上開始茶人茶語專欄後, 總算讓我有一個跟此間華人分享的機會.  這些年默默的努力在今年四月受到台灣區製茶工業公會的認可給予我獎章, 這一份驚喜的認可與表獎變成促進我更堅持與努力的動力.

當聽到台灣區製茶工業公會將組團參加兩年一次的咖啡與茶專業展的時候, 我立刻跟公會聯絡表達希望能參加, 共同為推廣台灣茶努力.  很高興今年我有機會參與, 同時公會也表示希望我日後能在歐洲就近多為推廣台灣茶提供協助與努力. 這個念想正好與我的期望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為了九月六日到九日在漢堡的參展, 我跟先生特別跟公司請假, 滿心歡喜地前往. 這一次台灣區製茶工業公會會員連同我一共八家參展. 除了我們是以推廣台灣茶與茶文化而不以銷售為重點, 其他的多為茶商都希望能對歐洲市場有了解與接單. 在正式開展前, 我略微看了一下並且協助幾家把茶與德文的介紹資料放對.  台灣的茶商們都很有參展的經驗所以在有餘時間我就在台灣區旁邊來自中國大陸各省份的攤位去相互了解一下.

這一次我即早跟展方爭取到在會場三天的活動中能給我們兩場公開品嘗台灣茶的機會,  感謝公會的范秘書帶了台灣五大茶類的代表性茶過來.  第一天的品茶活動中我選擇了傳統工藝不同發酵度的茶(台北文山區的包種烏龍與新竹的東方美人)來體會在不同發酵與工藝烏龍會在香與味能展現的不同風采,. 展會中最後一天我則選擇了台灣最高峰的大禹嶺烏龍與南投鹿谷的凍頂烏龍, 讓來品茶的外國朋友了解烏龍的精采不限於海拔多高而已.

這一次在漢堡我有榮幸與認識日本茶輸出協會的副理事長, 同時在他與來自日本的製茶茶師們的展示與介紹下對日本茶有了更清楚的認識與了解. 這一次很也高興的 能跟韓國製茶朋友, 允, 再聚首, 他的手採及手製有機紅茶的精采真的不容我們台灣與中國大陸從事質優紅茶製造業者掉以輕心.

最後一天下午我盡力在會場多對這一次拿出好茶來參展的大陸茶農與香港茶商接觸. 正好在雲南茶公司品普洱生茶, 在跟老先生交談甚歡的時候,  他們即時要求我協助他們的品茶活動, 我當然是欣然同意, 因為那是給我自己對普洱茶有更好了解的機會.  同時很高興又認識一些新的茶朋友.

我知道在台灣有許多人有清楚的政治意識分野, 但是多年來我則是倔強的堅持與秉持一味同心理念推廣質純質優好茶與中華茶文化的我, 只問茶好乎, 人誠否. 只要茶好我不讓任何政治意是影響我. 更何況今天有許多台灣茶農在對岸種茶, 製茶與打拼, 他們的努力, 付出與成長豈能因為茶園不在台灣本島就被否定呢?

在展會中有東歐的茶公司問我若是要買台灣茶最好是不是直接找茶農還是跟茶商合作最好. 我跟他們解釋, 在表面上雖然他們只看到烏龍與紅茶兩大茶類的名字, 但是其中花樣之豐富不是一家茶農就能涵括的了. 尤其是 後精加工部分, 有很多時候就看茶商與製茶者的功力了. 在跟他們解釋的時候當然我無法把一個很重要的重點講得太明白, 因為在台灣買的茶是否是純台灣本地茶還是有進口混批的茶, 那怕是要買茶的台灣人都會面對的同樣挑戰.  癥結點在買方對茶的真正了解有多少.

這一次在會場, 不管是台灣茶商也好, 大陸茶葉公司也好, 類似的共同願想就是能接到大單子. 而反觀這一次在展會中有很大陣仗的日本輸出協會與其他在推銷日本茶的公司, 人家日本為什麼能讓一個抹茶變成時尚, 而且是在高價的情況下讓消費者喜歡與放心以高價購買, 這實在是件很值得我們反省的事情. 這一次在廣西茶公司那裏看不到廣西知名黑茶, 八堡茶, 而只有適合做茶袋的碎茶與珠茶等低檔的茶時, 我不禁感嘆雖然這一次我們台灣展區各參展茶商都是拿台灣的烏龍與紅茶, 有特點性, 但是 我們海峽兩岸茶葉從業者也似乎也犯了類似的問題, 那就是還跳不開價格惡性競爭的思維中. 歐美市場是不能跟海峽兩岸三地與日韓來做比較, 因為茶在這裡 還停留在市場銷售的架構中; 而歐洲市場務實的生活習性更是跟喜歡花俏的美國市場很不一樣. 在一個對茶在快速成長中已有許多錯誤起步的地區, 各國因歷史文化性喜好不同, 怎麼樣能幫純質優質的好茶脫開一片天地是不能奢望以廉價就能達到目標. 若是不能了解茶的本質與價值, 無法跳脫低價競爭的迷失, 那就要面對市場上永遠有更便宜的茶的競爭.

茶葉小但是學問之深, 深不見底; 牽涉的細節之廣, 可以說是廣不見邊. 當我們自認我們知道的時候, 也是我們要面對更嚴峻的挑戰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