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庶民經濟有感

不管是在臺灣岛内或是岛外的台胞们,不管是從事哪一個行業我们大家真的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件事情:

在蒋经国先生的经济建设的努力之下,在台湾上下一條心的努力之下,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而今天台湾却是在亚洲四小龙名單外面挂尾巴。

当年台商努力促成台灣变的更開放時,当台灣成为亚洲四小龙的时候,那时我们不管是在島内或是世界打拚的台商有聽説台灣的庶民经济有受到生活压迫与不堪而担忧过吗?答案是没有!在那錢淹脚目年代中台湾百姓也是有思变之心,想的是台灣如何變的更開放,如何加快促進经濟政治変革与自由,而没有今日在島内面对的庶民经济的担憂。

而今天,由岛内的不同媒体我們所听到的,所閱讀的却是台灣百姓殷殷切切因為庶民生活与生活的不堪現狀而產生無法再隐忍的思变之心,這与我們在80/90年代的思变之心有很大的差異。今天由南至北百姓期盼懇求变化希望庶民经济能得救。两者相較之下,顕然今不如昔。

冷眼遥望台湾近30年在高喊民主自由而与庶民生活相關的经济在政治意識操作下逐渐的勢微向下发展,真让我们曾经走过70年代,80年代台湾经济發展繁荣,社会安定的四/五/月年级生世代心中有説不出來的不解与疼痛。

當昨日看到三位在大陸地区臺商會會長參加昨日在高雄韓國瑜市長為月底將到大陸南方大灣區的商貿拓展拜訪活動所舉辦的两岸经貿座談,對努力以行動展現為高雄為台湾庶民經济打拚的韓市長提出建議新聞時候。說真的,我真的是為兩岸臺商的能量以及努力感到驕傲。許多年前我就曾在比利時台臺商會裡面呼籲,臺商會應該以商貿經濟向外拓廣作為努力重點,與其他的傳統僑會相比之下,我們應該更專業,而並不應該作為政黨或是政治意識的棋子。在歐洲的臺商或許人數不多,財力或者是人數都不如大陸或是東南亞地區,但是我們不應該因“是小而不為,非大却為之”,不是嗎? 今天台湾百姓所期望的【大是】是什麽?是让台湾再一次因为开放以及经济建设友善变得可爱呢?还是让大家活在战争恐惧不安之中呢?我想此刻每个人如果有勇氣诚实的掂掂心中那一个是非的稱,答案是韓國瑜提出的【可爱論】。

“大是”的定义非常简单,那就是对绝对大多数的人身家性命有好处的決議与行動是謂【大是】。

本性善良的台湾百姓是要继续被夭寿台毒政客/政党的政治意識玩弄還是支持為庶民生活经济努力而齐心,這责任与后果的承担都在台湾人民手上。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好好自已掂掂想,因為天在变,不可逆; 人不变,果自負,是永遠不变的天律。

蕭美蘭,比利時臺商會正名重建時期秘書長 (1998-2000),比利時中華茶文化協會負責人。

茶席中示謝禮儀

剛剛看到國內教茶席人士貼文建議的用“叩指礼”谢茶, 在此我想先請問諸位想想, 除了謝茶時還有甚麼時候你會用不管是食指還是中指點桌子?

剛開始學茶的時候, 我被告知的是, 以食指與中指 (以示鞠躬)輕輕點桌子示謝, 當面對長輩的時候則手指收回用中間關節(還是食指與中指, 以示跪姿))輕輕點桌子示謝,. 可是當後來進入茶道學習的時候, 深刻體會茶道應該以肢體行動表達內心的心靜神清的基本, 感覺不管是用手指還是手指關節輕點桌面示謝還是有市儈輕浮感. 所以現在我建議我學生, 大恩不言謝, 所以不必出聲說謝謝; 只須兩手放在桌上, 上身輕輕微傾以欠身肢體行鞠躬禮, 靜心品茶即可.

2013 年還沒有返回台灣奔母喪前, 我先完成已經承諾安特衛普市的文化活動. 那一次我臨時把一般的活動改成感恩母親茶席. 來了一個年輕家庭, 其中一位小男孩大約九歲從未參加過茶會, 因孩子還太小而且從未學過如何泡茶, 為了安全起見, 所以我請他坐在我對面由我來泡茶, 他就乖乖的聽話把兩手置於桌面, 在我潤泡茶的時候他就靜靜的專注留意我每一個動作. 當我站起來以兩手把茶盤送到他面前時, 那孩子自動站起來也輕傾輕輕鞠了躬用兩手接過茶盤. 這一切全然在無言感化中進行, 那一份心與心交流的完美就在完全在相互模擬的尊重的態度中自然完成. 那一天寓教于行的完美真的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至於在以三龍鼎足持杯時, 是不是女人最好小指與食指略翹以示蘭花指, 而男士則手指向下, 我則建議放鬆肩膀, 自然安詳持杯即可, 不須過於花俏, 因為重點在品茶的真香與純味, 而不在花俏的表演. 對中華茶文化傳承有責任的妳我, 必須虛心仔細思考與反省, 為什麼日本茶道文化受到國際尊崇, 就是因為他們的嚴謹而不在年輕貌美與花俏. 中華茶文化遠比日韓來得豐富, 因為全世界只有中國有六加一茶類, 身為茶與茶文化起始源頭的中國, 今天可不能因為喜愛花俏與表現而遠離了中華茶道中應該謹守的【真、清、靜、和】的基本精神, 如何讓茶能入人心更應該是茶藝師的基本責任.

幸福就在當下

1995年在上海參加一次國際高階管理論壇International Top Management Forum 的時候曾經有機會與當時上海市一位高階人士 , 他应该是上海市屬於副市長或部長級的長官, 談到臺灣經濟建設的發展。當時我就跟那位先生分享我自身在台灣经濟建设政革过程中成長的经验与覌察,我說我對國內經濟開放持續發展是絕對是持有positive的期待,可是我也以我个人对台灣因快速经济起飞而对社会文化因為錢淹腳目而產生的变化及喪失幸福感而對國內是否会因為經濟快速成長,造成的向錢看齊的 扭曲 文化會造成的一些传統文化價值感的失落而感到憂心。

任何对經濟學有基本了解的人,大概都能夠瞭解,當經濟成長的曲線爬得越快越高的時候,曲線下面的潛在失落空洞的風險空間也相对的擴大。而在曲綫下面風險空洞的填補必须由道德倫理以及社會文化價值的強化來支撐住。

這些年國內的經濟、國力、社会等各方面的發展都非常的快速,这个是世界上有目可睹的。但是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我們必須誠實面對的就是當年我憂心的事情,當然也在發生之中。

不管是在台湾或者是大陆經常遇到来自不同年龄层的人表示对国外生活的羡慕以及对国内的不满。这种因不滿現狀而產生的媚外情结的产生主因可分為四:

  1. 对国外的文化以及制度不了解,而住在国外的同胞也经常有报喜不报忧的情节与習慣
  2. 错误的以为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而忘记了在家一条龙,出外一条虫的现实生存挑战
  3. 对生活中的欲望及期望过度扩大,以致内心存在自己都不知道精神空洞的存在而產生焦慮; 以及以盲目自大来掩饰自已内心对自己本身的文化存在着莫名内在的空虚以及不自信
  4. 在强者適存的心结下,努力想法子融入外国文化而忘记自己传承文化中的价值

今天我們必須好好的自省反思,幸福的定義是什麼?在物質生活水平?還是在心靈,在日常生活中是否知足平和的無憂有願景的幸福感?自開放以来國内各方面經濟建設,法制建全都有很大改善,而這個改革方向是必须继續堅持与持續;因為國家也好,社會也罷是沒有回頭路可以走。社會安康幸福是要看传統文化与人文教育是否能夠回到傳統倫理道德層面的普及化。這一份努力及责任感的認同与齐心是必须由中央到地方,到每一族群,到每一家庭共同承担。

幸福感可以衡量嗎? 生活中物質富裕與否或許可以點出一些指標, 但不代表全部; 意念與信仰確實可以提供支撐, 但是需要很大的自制力與毅力; 一份及時感恩的心則確實可以將兩者祥和的連接在一起. 但是, 如何在物質與精神兩者之間找到很好的平衡, 那是每一個人時時刻刻都面對的生活挑戰. 與其挑戰自我不斷的質問幸福與否, 不如就安心平靜地活在當下, 那就是看似最廉價卻又最無價的幸福片刻了.

中華传统文化再次带來心靈感动

昨天晚上的心里面被来自山东济南传统文化艺术表演的感动与激动一直延续到今天早上。

大专的时候同学就把我当做怪物,当他们迷恋布袋戏与歌仔戏的时候,我却被京劇中劇本故事,不同角色的扮相,肢体语言与形象表達及唱腔及樂器演奏每一個细節的细緻而变成了超级京剧迷。

当我知道這一次來自山东济南的文化表演中有京劇,我就興奮的懇求受邀觀賞。一来是为了满足多年來想看京剧而来,更是因为這一次文化團体是来自山东老家。好多年没有回山东了,心里真的是很想念北方的家乡与家人。

李保良老师的诸葛亮文财神的俊美挺拔的扮相与氣质在现场立刻吸引了许多粉丝,爭相与老师合影。虽然老師唱的那一段早就因這些年没有接觸京劇而陌生,但是昨晚我就像当年的小女孩一样的满心歡喜地享受与吸收细腻唱腔与收斂型的肢体表達。

昨天晚上六代家傳郜保星老师的嗩呐的精彩表演更是完全颠覆我以前对唢呐的錯误了解,那个百鸟朝凤真的是精彩至极。國家级非物质文化遺產鼓子秧歌代表性傅承人姚大新老師也讓后來抓著半個山東女婿Ivo 跟我上台跟著老师学了幾個基本步深刻体会肢体協调及氣与力的必要及困難度。同時也深刻体会在历史中山東地區農民在庆祝五穀丰收時侯的传统歡悦庆祝的肢体语言与黄土高原地區有很大的區别,看似歌舞實際是把平曰練身的基本功夫中氣与力的練習溶入歡愉动作中。

昨天晚上很荣幸获得朱绪軍老師的墨宝。但是一个晚上的兴奋跟急着想回去照顾儿子的心,所以临走的时候忘了拿放在对面空椅上的墨宝。今天会回去看是否能尋回。若能寻回那是我的福,若是已经被人取走,那我希望拿走的人能够珍惜。不管怎么样朱老师的那个【情】字已经深深烙入我与Ivo的心中。日后若有機会希能再跟老师討墨宝。

数数幾個小時真的是太短了,但心中那一份被家鄉及传统文化传承所激起的感动將是一辈子。

据了解这一次也是承蒙福建同鄉会在接到使館要求后全力支持在一周内完成準備這一次可以说是近些年在此間能看到無比精彩的品质文化表演活动,在此除了感谢中國大使館及福建同鄉会之外,更是对來自山東济南的传统文化表演團表達心中真诚的感恩与再感恩。

活动中聽到趙團長説明年会再來,聽到這好消息時真的太興奮。希望明年能早点規劃讓我们能提早擴大宣传及準備,能讓更多當地人仕能對中華传统文化中的美与内含智慧能有更多的了解、喜爱与支持。让我们以行动来表现我们軟力外交的努力与温暖。

感谢几位老师殷殷切切提醒我有空回家看看, 老师們您們放心,我一定会回去的, 因为不管在何时,在何地, 家与家鄉情永远在我心中。

萧美兰,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于安特卫普,24/02/2019

我選擇相信

人生或長或短, 我不問來處, 不去求未知; 人生有苦有甜, 每一段都是我生命中寶貴的片段值得我用心珍惜與感恩. 我天真我也很傻氣, 但是我並不白癡, 只是我選擇相信. 因為這就是我, 寧願有苦難, 寧願會流淚有歡笑, 堅持不忘初心, 朝著不怨不悔的路上往前進. 此生選擇相信, 只因這是唯一的一生, 前生不問, 未知不求, 珍惜眼前, 掌握片刻.

當國家在國外受到外國支持的時候, 當國家強盛受到外國重視的時候, 當我們民族文化在國外受到尊重的時候, 我們是不是也感到驕傲與有光?

國際支持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好事, 國外外交更是如此因為每一個國家都為自己的好處在做計算; 國內經濟, 社會與文化等等建設, 都需要付出的. 守法與付稅是我們人民的責任與義務, 因為若人人不尊重己身的責任與義務, 我們能奢望一個安和康祥的社會嗎? 難道我們能因為我們的家今天離我們很遠, 就可以冷漠嗎? 我們能因為一些人的作為或者是制度上的錯誤與不完美, 就否定我們必須持續努力改善的必要嗎?

有許多人對民主有幻想, 期望一個完美. 英國首相邱吉爾在1947年就曾明確的指出一般人對民主的誤知, 不同時期不同政府都在努力, 而在努力創造的過程中都或多或少的有瑕疵, 原因很簡單, 因為政府是由不完美的人所造成的.

Many forms of government have been tried and will be tried in this world of sin and woe. 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 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 Winston Churchill, 1947

我相信醫生在醫治病人的時候並沒有是否可以創造甚麼一人為國扛國力的偉大形象, 作為醫生, 尤其是一位好醫生, 我真心相信當他們面對病人的時候, 他們只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如何醫治病人. 人若是事事都在行動前先做盤算與計算, 只是為了出名與否與能獲得多少掌聲才出面, 人若只能那麼虛假的活著, 那麼活著可真的是累.

好多年前作為醫生的弟弟也曾笑我天真. 這麼多年之後我然如故, 不管誰嘲笑我天真我傻的時候, 不是我真的不介意, 而是我選擇接受, 而我內心很清楚, 因為我並不白癡. 雖然人生百態看過天堂與地獄, 經歷無情打擊與醜陋 , 也體會過不知言喻的不堪與有情; 終了, 我選擇接受與繼續相信. 我自幼直到今天我依然選擇相信懸壺濟世的良醫的存在. 心中相信大愛, 在生活中相信理性與人性. 此生是我唯一的一生, 只因我選擇相信.

蕭美蘭, 14/02/2019

三心二意

43年前在畢業谢师宴上,国文老师王教授给我们那一群當時不知天高地厚, 不識愁滋味卻愛道愁的孩子们上了最后一堂國文課。

当天晚上王教授给我们的临别赠言是【三心二意】,那一晚老師贈与的三心二意教誨与我们大家平常所了解的三心二意有绝大的不同之處:


【三心】

真心, 誠心, 善心

【二意】

毅力堅持勿忘初心; 安心淨念不倦不悔

这么多年过去了,而王教授与父亲的教誨时时刻刻掛心头亦如昨日。

心轉命轉

当能够改变心态的时候,行为举止自然也就因下意識的轉變而發生自动的修正。当能调整心态,修正行为举止,那么自然可以将危机改成机会。最重要的一步是能诚实面对自己,接受世界上永远有竞争对手存在的事實。

我们永远没有办法杜绝竞争对手的存在。还不如诚实的面对他们存在的事实; 与其焦虑的策劃消滅永遠存在的競爭,还不如了解他们的长处,取長补短作為改善自己的借鏡。自是所謂心轉命轉。

學習茶, 學習人生

學習基本茶理與如何泡茶並不是學茶環節中最困難的部分, 而是願意低頭, 謙恭, 尊重與持續學習的態度才是必須被克服的基本挑戰.

在茶的學習路上我似像一張白紙, 保持空開與豁達的態度來接受不同的資訊與學習, 但是我不會盲目地接受資訊, 因為我時時提醒自己必須保持公開與客觀地深究刨根學習的精神.

以曲遥寄父母

今天是大年初二,是我们中國习俗中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的时候,如今爸妈已经仙逝,今天我这个遠嫁的女儿却因二老遠去而變得似有家卻無家可回,我只能把對爸媽,家的思念深深藏在心里,緊緊揣在懷裡。

这是我小时候,那時年雍还很小,所以很有可能弟弟不记得了,自幼我就爱唱歌,那時爸爸很喜欢我唱这首歌给他听。虽然这么多年,没有练嗓子了,年岁大,声音也老了,但是今天我想再一次给爸爸再唱一次,所以特别录了音,請弟弟去扫墓的时候能夠放给爸爸妈妈听。

教我如何不想她

爸媽, 這是我年幼的時候你們很喜歡聽的一首歌. 因為多年沒有練嗓子了, 一大早嗓子也還沒有拉開, 而我的嗓音也因年歲漸漸老化了. 但是今年的今天年華特別想念你們, 在此再一次唱這首 “教我如何不想他” 給你們聽. 爸媽, 年華想你們了. 你們對我的教誨, 自幼給我的愛與恩情, 你們對我做人的期待, 年華永遠忘不了, 忘不了, 忘不了 .

参加学习习近平主席”告台湾同胞书”有感

当接到学习习近平主席”告台湾同胞书”座谈会邀请时, 我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事关台湾, 事关两岸百姓未来的座谈, 当然必须参加. 由於与会时是采取即席发言, 可能因为时间过短, 恐怕说的不够清楚. 所以事後决定好好地整理一下, 以示负责.


我是台灣人, 更是中國人

在美国有许多欧洲後裔因为他们的祖/父辈在200年前由欧洲移民到美洲, 两百年之後他们依然不会忘了他们的祖籍, 如爱尔兰後裔喜欢用 American Irish 来介绍他们自己, 而义大利後裔则是 American Italian, 他们这种前人移民而後人如何不忘祖籍, 尊重家庭文化传承, 真的很值得今天台湾同胞们好好思考与学习. 我知道不管在国外或是国内(大陆或是台湾)都会把我归类到”台湾人”. 甚至在过去也有外国人说因为我是台湾出生所以我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 当面对分裂分类思想的时候, 与其反覆说明我就简单地说, 我不是由石头里蹦出来的孙悟空, 我父亲是湖南人, 妈妈是山东人,而我是出生於台湾, 所以我是台湾湖南人 Taiwanese Hunanese. 我是台湾人而我更是中国人.

今天在台湾高喊台独或是有系统进行去中化的民进党他们一直不敢面对台湾在過去四百年之間总共经历三次来自大陆移民的历史, 首先, 台湾同胞必须面对的事实就是”台湾” 这个名称是在明代万厉年代(1573-1619)才在朝廷公文中出现. 十七世纪於崇祯年间大批饥民由福建逃往台湾岛者逾万人. 清朝统一台湾解除海禁之後, 入台人口大增, 根据历史资料, 1895年由大陆移均台湾与台湾原住民能统计的人数已达370多万。 1949年最起码有121万人随蒋介石迁居台湾. 换句话, 除了台湾原住民平埔後代之外, 今天在台湾本岛上绝大多数的同胞的祖先是在不同时间由大陆迁入台湾. 尽管1949年开始的政治对立与分隔, 不管政治意识的同与异, 台湾同胞必须面对与了解就是, 两岸血统相连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更是不能也不应该随台独意识政客与政党左右与玩弄的选举筹码.

当用手机去寻找台湾兴中会的历史的时候, 却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 那就是只有在日本网站上能到1894 年台湾有志人士应国父孙中山的民族自强推翻帝制的理念成立兴中会的历史, 这段 历史片段却是在台湾的网页中失踪. 但是不管它们台独理念有多强他们都必须面对罗福星. 罗福星生於广东嘉应镇平县, 1903年随祖父迁居台湾客家人士, 罗福星, 是同盟会成员, 曾经参加黄花岗革命之役, 1912年回到台湾成立同盟会, 号召千人发动苗栗抗日事件, 是台湾的着名抗日志士, 1913年不幸被捕, 隔年被日寇判绞刑, 年仅29岁. 1953年获蒋介石颁发褒扬令. 今天在苗栗依然有该年缅怀罗福星建立的昭忠塔. 而在抗日期间也有五万多台湾子弟返回大陆参加抗日队伍.而这一段反殖民捍卫民族尊严的历史也是台独蓄意掩藏的历史.

当我年幼时, 尽管父亲是死忠的国民党将领, 反共意识很明显, 但是至死坚持民族一统, 一个中国, 相信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1989年我第一次跟母亲回乡探亲, 在姨妈家看到门口站着一位先生, 我还以为是邻居, 直到表姊说那是她父亲. 姨丈怕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吓到我而不敢进门. 我一听到这个理由时, 我心痛到不行. 立刻起身拉姨丈坐下吃饭, 拉着他的手说你是共产党而我爸爸是国民党, 回到家就是一家人.

湖南的姑父, 根据父亲也是死忠的共产党员. 哪怕他们年轻时有许多因为党派不同而有许多摩擦, 当父亲能有机会返乡时父亲却是一点也没有顾虑. 很可惜那时我因为已经嫁到国外所以没有机会随父亲返乡. 2018年十一月是我第一次到湖南寻亲, 在等往长沙高铁时, 我在心中不断地跟父亲说”爸, 女儿带你回家了”. 由於缺乏资料, 时间短暂, 虽然遗憾没有法子找到失联的姑父与堂兄, 虽然我到家了. 老房子早已如我预想的, 原来的老宅早就消失在过去四十年的发展中. 但是当站在自幼听到父亲说的黄泥街时, 那一份”回家”的感动依然是让我热泪满眶.

我是1955年出生於台湾, 经历台湾经济与政治转变的过程, 在那时虽然因为戒严法我们面对言论自由的拘限, 甚至有人称那时是白色恐怖时期, 但是我的成长中的社会是祥和的, 有梦想的, 从来没有感觉活在恐惧中. 反观今天的台湾的乱,惶恐, 焦虑与不知自己出处何处等等发展, 我只能说现在看似物质无缺, 视法治为粪土可被政治意識左右, 司法失去公信力, 在高喊民主糖衣的口号下说穿了只有选举的台湾已经不再是我认识平和安康的台湾了.

邀请我参加这 一次学习座谈会的长官在邀请我时很关心地问我对参加这座谈会会不会有顾虑. 我直觉回答, “有, 就是因为我有顾虑, 所以更必须参与”. 我的顾虑不是我会不会被台湾列入”关切人士”, 因为能坐下来一起讨论事关民族与国家发展是件我不能漠视的大事, 参与对话是一件能让自己安心面对自己良知与是非对错的事. 也是表达信心的好机会. 我的顾虑是关切两岸百姓心中想的平安康富的日子与未来. 我之所以选择参与是因为我对两岸必须坐下來对话有期待, 是因为我对自己与民族一统有信心与有期望.

国父孙中山先生创建新中国的时候所提倡的三民主义强调”民族, 民权, 民生”. 因时空背景与时代发展需要而勾劃出这三个三个不同阶段的战略专注。在蒋经国先生执政时调整为民生, 民权与民族. 在那时之所以把民族放在下面, 原因很简单, 因为直到李登辉搞出两国论之前, 台海之间没有民族与国家一统的疑问. 因为两边讲的都是中华民族, 一个中国. 去年十一月台湾地方选举的结果就清楚的表达了台湾同胞对民生的需求. 反观在选举失利後的民进党与台独依然采取的藐视民生,践踏宪法与司法, 藐视民权法治. 只能说他们只有空心, 没有灵魂的xx.

我也曾怀疑此生是否能看到两岸统一, 但是现在的我对两岸统一则保持乐观. 不管是在哪一阶段, 那一时间, 我都对两岸必须往这个方向前进, 和平对话是丝毫没有怀疑过; 然而蔡英文玩弄的所有把戏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削减对话所需要的基本可靠性的信任. 诚如习主席在对同胞书中所言, 中国的持续强大与发展, 让所有中国人, 包括台湾同胞, 能有自信地行走於天下.

变革就像攀登高峰, 本来就不件容易的事, 需要坚持与稳健.

总结, 两岸问题是家庭自家要处理的家事. 迟早要面对与处理的家事. 两岸血脉相融, 两岸一家亲是正确与负责的态度与做法.

我再一次地以”台湾湖南人”感到自傲, 因为我是永远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