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滇红的日晒工艺

这一次有幸到云南临沧参加国际茶论坛能机会与国内学者专家以及企业界共同探讨自1995年到今天我深刻体会到中国精品茶在欧洲拓展所面对的挑战以及未来存在的机会的议题。会后我也利用机会实地考察在临沧地区茶树生长的生态环境,茶树健康的状况以及当地茶园养顧以及制茶發展的状况。

虽然我是从2002年第一次去西双版纳之后,才开始正式的对普洱进行学习以及了解,自然心知肚明还有许多地方必须深度学习及了解。但是這些年过品尝不同的普洱,由生到熟,从湿倉到乾倉由新到陳年,我真的感觉到自然通風日晒這一个传统工艺中的環節不管是对滇红或是普洱(生普,毛茶)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个環節。

经过日晒氧化发酵的过程,能够讓茶体现出一种阳光温暖的甘甜层次感,是能够区分日晒红茶与电工红茶的差异性。

当然我非常清楚,自然日晒是看天吃饭的一个过程。

屋顶上搭棚当然是可以考虑,因为他为靠天吃饭的限制打开了一种克服方法。但是必须也要考虑对流风的一个设计。这一次去临沧去,实地考察了冰岛地区,双江地区(勐庫樹种特性)以及邦东地区昔归与娜罕(藤条型採摘造就的茶樹特性)。一路上我留意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在云南不光是有独特的日夜温差,气候温度,湿度,最重要是那流于澜沧江河谷两側的暖风。

日晒这个环节需要的不光是太阳的亮度跟热度更重要的是暖风带来的自然气息以及温暖。这是人工或是现代机械辅助加工无法替代的澜沧地区茶香茶味的特性。

昨天另外一个群里面一位国内的茶人講的一句话让我不禁的偷笑。因為他把凤庆红茶跟滇红区分开来。在去过臨滄之后对我来说凤庆是在临沧区,临沧是在云南,而云南的简称是滇,所以我不了解为什么把凤庆红茶跟滇红分开。

自幼我就是一个大路痴,東南西北分不清。這不禁让我想起没去临沧之前自己犯的基本錯誤,误以为冰岛是冰岛,昔归是昔归,邦东是邦东,临沧是临沧;唉,真是慚愧疚。真的是無颜面对以前的地理老师们如果知道我犯这样子的低级地理错误。

这不懂为什么在国内有茶人把凤庆红茶跟滇红分开来呢?今日在国内“滇红”两字是否被今日滇红集团登记,所以”滇红”两字是成了品牌而被挶限了呢?

但我还是不了解为什么有些专家或学者认为用电力烘乾的工艺会比传统日晒來的更好。我觉得滇红也好,凤庆红茶也好,强,滄红茶的特点就在那阳光温暖,甘甜茶韵上。遵循古老传统工艺的智慧是有必要的。更何况生产的成本在日渐增加,个人认为中国精品茶生产的各省产区去思考如何堅守地方与自然的神奇及用质感创造价值,而并不是盲目地淪陷于量与价格之战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