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庶民經濟有感

不管是在臺灣岛内或是岛外的台胞们,不管是從事哪一個行業我们大家真的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件事情:

在蒋经国先生的经济建设的努力之下,在台湾上下一條心的努力之下,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而今天台湾却是在亚洲四小龙名單外面挂尾巴。

当年台商努力促成台灣变的更開放時,当台灣成为亚洲四小龙的时候,那时我们不管是在島内或是世界打拚的台商有聽説台灣的庶民经济有受到生活压迫与不堪而担忧过吗?答案是没有!在那錢淹脚目年代中台湾百姓也是有思变之心,想的是台灣如何變的更開放,如何加快促進经濟政治変革与自由,而没有今日在島内面对的庶民经济的担憂。

而今天,由岛内的不同媒体我們所听到的,所閱讀的却是台灣百姓殷殷切切因為庶民生活与生活的不堪現狀而產生無法再隐忍的思变之心,這与我們在80/90年代的思变之心有很大的差異。今天由南至北百姓期盼懇求变化希望庶民经济能得救。两者相較之下,顕然今不如昔。

冷眼遥望台湾近30年在高喊民主自由而与庶民生活相關的经济在政治意識操作下逐渐的勢微向下发展,真让我们曾经走过70年代,80年代台湾经济發展繁荣,社会安定的四/五/月年级生世代心中有説不出來的不解与疼痛。

當昨日看到三位在大陸地区臺商會會長參加昨日在高雄韓國瑜市長為月底將到大陸南方大灣區的商貿拓展拜訪活動所舉辦的两岸经貿座談,對努力以行動展現為高雄為台湾庶民經济打拚的韓市長提出建議新聞時候。說真的,我真的是為兩岸臺商的能量以及努力感到驕傲。許多年前我就曾在比利時台臺商會裡面呼籲,臺商會應該以商貿經濟向外拓廣作為努力重點,與其他的傳統僑會相比之下,我們應該更專業,而並不應該作為政黨或是政治意識的棋子。在歐洲的臺商或許人數不多,財力或者是人數都不如大陸或是東南亞地區,但是我們不應該因“是小而不為,非大却為之”,不是嗎? 今天台湾百姓所期望的【大是】是什麽?是让台湾再一次因为开放以及经济建设友善变得可爱呢?还是让大家活在战争恐惧不安之中呢?我想此刻每个人如果有勇氣诚实的掂掂心中那一个是非的稱,答案是韓國瑜提出的【可爱論】。

“大是”的定义非常简单,那就是对绝对大多数的人身家性命有好处的決議与行動是謂【大是】。

本性善良的台湾百姓是要继续被夭寿台毒政客/政党的政治意識玩弄還是支持為庶民生活经济努力而齐心,這责任与后果的承担都在台湾人民手上。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好好自已掂掂想,因為天在变,不可逆; 人不变,果自負,是永遠不变的天律。

蕭美蘭,比利時臺商會正名重建時期秘書長 (1998-2000),比利時中華茶文化協會負責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