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氏蘭陵堂訓

古往今來許多世家,無非積德;天地間第一人品,還是讀書。

何謂“至行”?曰“庸行”。何謂“大人”?曰“小心”。何以“上達”?曰“下學”。何謂“遠到”?曰“近思”。

竭盡忠孝謂之人;治國經邦謂之學;安危定變謂之才;經天緯地謂之文;霽月光風謂之度;萬物一體謂之仁。

志之所趨,無遠無屆;窮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無堅不入;銳兵金甲,不能御也。

處逆境,須開拓置之;處順境,要收斂慎之。有才而性緩,定屬大才。有智而氣和,斯為大智。

毋毀眾人之名,以成一己之善;毋毀天下之理,以護一己之過。

富以能施為德,貧以無求為德;貴以天下為德,賤以忘勢為德。

士大夫當為子孫造福,不當為子孫求福。謹家規,崇儉樸,教耕讀,積陰德,是為造福;廣田宅,結姻緣,爭什一,鬻功名,是為求福。造福者譫而長,求福者濃而短。

勤儉是治家之本;和順是齊家之本;謹慎是保家之本;詩書是起家之本;忠孝是傳家之本。

問祖宗之澤,吾享者是,當念積累之難矣。問子孫之福,吾貽者是,要思傾覆之易。

日光照天,群物皆作,人靈於物,寐而不覺,是謂天起人不起,必為天神所遣。如君上臨朝,臣下高臥失誤,不免罰責。夜漏三更,群物皆息,人靈於物,煙酒沈弱,是謂地眠人不眠,必為地祈所訶。如家主欲睡,僕婢喧鬧不休,定遭鞭笞。

嚴以馭役而寬以恤民,極於揚善而勇於去奸,緩於催科而勤於撫字。

以積貨財之心積學問,以求功名之心求道德。以愛妻子之心愛父母,以保爵位之心保國家。

潛居盡可以為善,何必顯宦,躬行孝悌,志在聖賢。

篡述先哲格言,刊刻廣布,行見化於一時,澤流後世,事業之不朽,蔑以加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