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 最好的老師

上週六第一次來上課的學生問我當時我是師承哪一位茶大師?

我跟他說,

有關茶跟養生的適合搭配,我是大約八九歲的時候,由幫助父母泡茶開始接觸到茶, 雖然母親不是茶師他也不是醫生但是她獨特敏感體質與健康狀況以及後來一位小學同學身上我也對多飲濃茶有害健康有了第一個學習.印象  由母親那裡可以說從日常飲食中時時就被洗腦了解陰陽五行平衡在日常生活中必須適人,適時,適量的基本道理以及重要性.  由小時候累積的傳統養生的基本對我後來的學習建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我是在1985年在臺灣臺北貓空的茶山上面開始學茶. 記得第一天上山找茶園時候其實心中只有很簡單的想法, 那就是想喝茶. 所以說我可以說是先從喜歡喝茶開始進入茶世界. 在親眼看到手工製作鐵觀音的過程, 那一刻的印象讓我深刻被茶葉後面所涵蓋的人文價值深深感動。 由原來簡單的愛喝茶, 喜歡品茶時的那一份平靜開始對茶進一步學習與瞭解, 從一個簡單愛茶人, 變成了解茶世界深似海寬無邊, 只想持續學茶的茶呆, 學得愈多愈想學, 學得愈深問題愈多, 就這麼樣不知不覺中變成大茶痴。因愛掉進去與茶結緣, 開始與茶戀愛,一生無怨無悔。

若是一個盲目的迷戀, 那麼在資訊不是很充足的國外, 若不是學不好, 很容易學歪. 所以從1991年移居比利時後, 在國外繼續學茶的時候更是給自己上緊鍊條時時警惕自己不可被性感的香味或是莫名其妙的甘甜迷惑, 所有的不自然都要深究其因.  所有賣茶的人都說他們的茶有多好, 多好, 但是茶到底是有甚麼真實內在, 那才是最重要必學的重點.  所以我將自幼父親教誨的”一日三省必有吾師”的不斷反思的方法與愚公移山的傻勁彙總起來, 從不斷的品茶, 提問, 思考, 進一步提問, 再品, 再思考….的循環不斷的品, 不停地由品茶, 聽茶, 體會茶一步一步的向茶進一步邁進學習。盡管在國外資訊取得很費力, 必須要發揮創意多處尋找; 在苦惱離茶區遠時, 在同時我也很高興誘惑少一點, 距離這個問題在另一方面卻提供我一個能夠安靜深入與茶, 茶文化以及禪悟等議題進行不斷的反思, 學習與體悟.

那怕在那十年間自己很用功, 但是心中依然是忐忑不安; 國外一些對中國茶不公平的評論或是錯誤資訊, 更是促使我立下為茶, 尤其是為中國茶, 努力的志願. 但是心中依然上下忐忑不安, 時時壓迫自己深入反思與學習. 直到2011年回台灣探親時榮幸有機會拜見范增平老師, 在討論中得到范老師對我的努力學習的肯定, 總算忐忑不安的心得到安慰,  雖然再范老師的認可下得到茶藝師的頭銜, 一個頭銜只是讓自己更清楚自己學習方向應有的堅持, 而並不代表成就.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敢放鬆自己, 更是時時提醒自知自己不能有迷惘, 學習必須更扎實.  表面上來看是為了茶, 其實骨子裡更是為了平定自己心中可能會有的浮動與不安.

所以若問誰是對我學茶的啓蒙,帶領我持续學茶与悟茶及人生最有影響的老師,那就是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