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南茶旅後反思

dav

这一次在四川与贵州地区的访问承蒙地方政府, 企业与茶友们分别的热情款待 不但给我们一次很珍贵的茶之旅回忆 更重要的是能够让我能够对生产茗茶地区生长生态环境, 三农政策对脱贫努力的落实以及工艺发展现状发展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当然这一次只有机会匆匆地拜访两省中某些地区, 还不算全面性。 但是乐观的我深信以及期望日後能有机会对其他生产茗茶的茶区能有深度的认识与了解。 在我的生命字典中对茶的前世与今身的认识与了解只有现在进行式而不可能会有过去式的可能。 努力推广与宣扬中华茶文化这条路只有开始直到生命的结束, 所以现在用心与谨慎思考如何正确传承的必要。

诚如这一次我在四川及后来到贵州去拜访的时候, 这一路我都跟国内的朋友们分享我这些年在国外所看到的事实, 也一再强调我们中国茶在国外面对的是一个严峻的形象, 以及品质如何获得被信任的问题。 这些年国内各地方建设突飞猛进, 中央或是地方政府许多努力并没有因为政府愿意花钱就得到相对应应有的被正识。 在过去传统贸易形式的架构下 , 中国茶叶更勿遑论质优名茶是否有得到应该被尊重、被欣赏、以及被珍惜? 这是一连串极具挑战性而我们没有选择是否愿意面对与否的严肃问题。

在任何时候 不管是谁问我:

  • 是否愿意为好茶发声, 一起合作为好茶努力?
  • 是否愿意为重建中国茶的形象, 为中国质优好茶在国外的拓展努力?

其实这两个问题我是连想都不需要想, 答案当然是 “YES, I DO”。 因为从1995年我开始在比利时推广中国茶以及中华茶文化开始, 这些年不管是谁嘲讽, 批评或是”好意”劝说我向现实低头, 我对茶品质必须坚持的真,清, 纯, 正基本原则是一天也没有被动摇过。 我可以接受别人否定我,不接受我, 甚至责骂; 但是我不能在茶的面前否定我自己, 更是不能忘了养我育我的文化根中的智仁美勇的睿智。

今天 如何帮助中国茶脱离现在偏颇, 中国茶价廉与有食品安全问题的形象, 尤其是品质优良的名茶 在国际市场上, 这在国外推广的时候必须思考”如何 在貭与量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的严肃问题。 直到目前为止, 国内与国外想为中国茶努力的个人或是企业必须一起来探讨的问题是, 是否可以跳脱传统上的贸易心态。  茶与茶文化有鸡与蛋相互依存的紧密关系, 过去的问题主因就在简单的贸易做法。 所以今天为了好茶, 为了中国质优的好茶, 我们 必须诚实的讨论有战略性的市场经营的必要性。 这一点在我最近几年回到国内访问茶区的时候, 我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都是同样的一件事情。

您若问我是否愿意为中国茗茶努力与合作。 我的意愿当然是很高。 尤其是这一次在四川与贵州不同产茶的地区我亲眼看到与体会到地方政府与企业确实有在努力落实三农合作, 脱贫的发展是朝正确的方向进行。  所以依我对茶以及我对家乡生态环境的我的答案热爱, 我的答案当然是” 我愿意 “。

自我介绍

 【姓名】:   萧美兰

【出生地】: 台湾

【居住地】: 比利时

【单位】。   比利时中华茶艺中心 / 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

【职务】:   为茶服务的茶工, 为茶文化努力的中国人

【经历】

  • 自1975 年从事国际贸易以及企业管理
  • 1991因婚嫁到比利时, 开启人生另一阶段, 跳脱原来的井底, 站在井口远眺世界。 无限度的开拓了茶与茶文化的学习。 由山中来深知山中的简单奥妙, 今日有幸能对茶与中华茶文化进行360度内省外观的深入学习, 探讨, 剖析与了解
  • 在欧洲>12年经验从事企业发展顾问谘询, 以及企业内部培训, 主要专长在跨越文化沟通, 项目管理, 国际谈判
  • 1995 年开始在比利时开始教茶, 以教导茶的正确知识以及推广中华茶文化来为茶, 尤其是为了捍卫中国茶形象被误解努力发声与推广。

【信念】

  • 推广茶的坚持与承诺:真、清、纯、正。
  • 推广茶文化的坚持信念: 真、清、敬、和。

茶如人生, 人生亦如茶, 没有为什麽, 只因为如此必须心安而已

發表迴響